鹤能耐

深夜发车,嘘

太中注意。
又是放段子混更,鹤已经是个咸鹤了(。
一辆没有轮子的车(……)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车,车里大概不是糖也不是刀

亲爱的乖宝宝们千万不要被开头的直球吓一跳,鹤是正经鹤!!!!高喊!!!!(??????????)
特别短,我又在玩奇怪的梗了(……

时间大概就是太宰叛逃以后吧

 

 

 

 

 

 

 

 

 

 

 

 

 

 

 

 

 

 

 

 

 

 


——————————

 

他们做爱,向来没有多余的动作和感情——至少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都这样认为。单刀直入,不暇多言。而彼此既非所谓的恋人,便惟有以疼痛、伤口,以及困兽之斗,来宣告仅此一刻的荒诞占有。太宰治拿来对付女人的那一套温情脉脉在中原中也这里全数变成了急切而甚至于粗暴的爱抚,从下颔一路啃吻下去,他偏爱那两刃性感又锋利的精致锁骨,唇舌在上头流连的时间也就格外长些,直到他的印痕烙下,真真是色情而露骨的讥诮;他热衷于给中原中也制造这样难以启齿的痛楚,而他的吻同时又极富技巧与侵略性,总能恰到好处地煽点起火来,像极细极轻的电流一般灼痒难熬。中原中也同等地回敬他,他恶质地咬上对方肩胛,银牙嵌入那紧致漂亮的肌肉报复般咬啮厮磨,直到唇齿间蕴满甜蜜又叫人作呕的血腥气息,鼻腔与肺部皆被他独一无二的强烈气息碰撞填满。他那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连喘息时都是不服输的,即使在周而复始的一次次撞击之下酸软了牙根恍惚着神志,湛蓝湛蓝的眼睛仍然生动又傲慢地亮着,诱得太宰治直想将这该死的高傲摧毁殆尽。伤痕累累、顽劣不堪,连最亲密的时刻都不曾卸下防备,反而从骨血里蔓延开与生俱来的淡漠疏离;他们创造疼痛的同时也承担着相应的疼痛,这是他们所需要的,也是他们所渴求并享受着的。

 

这没什么不好。欲望既然生而有之、无从退避,那么与其视若猛虎,不如妥善安置。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对彼此而言便是扮演着这样的角色——让最为厌恶之人来处理最为无趣的情欲,如此搭配真是绝妙无比的安排。

 


这日中原中也难得清闲,信手翻书,无意间瞥见一个词:post coitum animal triste。他对法语也略有了解,但稍一思考,竟也难以准确地译出含义来。中原中也看着那个词,就想起每一次荒唐情事的最后,太宰治方会抚开他汗湿的额发,凑上来吻那线条优美的双唇,不依不饶又极尽温柔地辗转纠缠——他在他的唇间能够品尝到甘美的死亡。中原中也纵然疲乏,倒也不曾推拒;相反地,唇舌交缠间,温柔的假象竟给了他欢愉又悲伤的错觉。轻薄鼻息温温软软地拂过他眼睫,太宰治又坏心思地凑近来捏着他下颔不轻不重地啃咬那唇瓣,好似整个世界都退潮而去之后的倦怠与心安,还免不了惹着彼此的心跳来一场死灰复燃般的兵荒马乱。再之后呢?

 

 

——现在呢?

 

 

于是中原中也合上书,只是想着,太宰治毕竟需要那稍纵即逝的短暂慰藉,而他自己——他也只是不能免俗罢了。

 

 

 

 

 

——————

觉得自己好棒棒哦

评论(4)
热度(43)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