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归。

就是个段子,不过和中秋并没有关系(…)

迟来的中秋快乐。愿回忆、当下与未来,都有一轮满月伴君在侧。

 

 

 

 

中原中也平日里若非任务需要,作息规律得不得了。因此太宰治三更半夜鬼混完想起来回家,迎接他的往往只有一屋子的寂静黑暗。但这并不坏,他弯弯眉眼快活地想。他在身后阖上门,红葡萄酒细微的独特香氛像这片黑暗中的空气那样漫涌过来,他被这熟悉又飘缈的气息裹挟着,嗅到一点儿阳光、海浪,以及前夜的雨水,像极此刻酣眠之人在无光处深幽的眼睛。太宰治不开灯,轻手轻脚猫一般就溜进了同居者的房间,悄咪咪地钻进那人被窝里头去。或许是白天劳累,太宰治环上中原中也的腰甚至把他整个人恬不知耻地圈进怀里时他也没醒,连安稳均匀的呼吸都未被扰乱半分。中原中也近日大概是消瘦了些,脊背和肩胛骨硌着太宰治的胸前,可他包裹在内里的心脏尽管陷入睡梦也那样毫无犹豫且有力地跃动着,使他确然成为一个活物,这震颤同时也击着太宰治的心脏,他便更舍不得放手了。太宰治体温偏凉些,中原中也简直就像一个暖烘烘热腾腾的小火炉。于是他更得寸进尺心安理得地搂着自己任劳任怨(完了还要被他吃豆腐)的好搭档,好笑地拿下巴在那发顶蹭了两蹭。他低下头把鼻尖儿埋进对方柔软发间的同时,隐秘的、甘冽清醇更甚于前的红酒芬芳如无数个夜晚那般闯入胸膛;这正是中原中也的本真与迷人——太宰治抑或眷念抑或贪恋的那一部分。它撩拨着心底那一点儿蛰伏多年的什么感情,细细碎碎,又温温柔柔地痒。太宰治闭上眼睛,他怕那蝶翼在自己眼底荡起的惊涛骇浪叫那人看了去;他从没有美梦可做,唇角却弯出个心满意足的清浅弧度来,并毫不自知。

 

至于翌日一早,趁人之危的太宰治被率先醒来的中原中也一拳揍在眉骨,装伤号装得和真的似的哀嚎着赖在(中原中也的)床上不肯起来,那是后话了。

 

不过,这也并不坏嘛。不痛不痒的一拳换一夜好眠——太宰治听着外头乒乒乓乓的动静,又想起中原中也举着拳头那叫一个气势汹汹,结果真砸下来时却跟睡懵了一样啥力气没有。他抱着枕头思考了一阵中原中也的那个表情,想了半天眉开眼笑,不过他觉得自己没资格嘲笑中原中也,他自己这笑得和少女怀春似的。他伸手摸了摸眼角觉得值,太值了。尤其是在中原中也那掺杂了半分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餐厅里骂他的时候:“你他妈磨蹭什么,早饭不吃我喂狗了!”

 

 

 

 

中也:……怪不得半夜鬼压床,妈的个智障青鲭。

 

 

首试发糖,强行中秋贺文(…

其实是在写了一笔记本的刀子以后突然…突然想甜一把试试看(???)于是就有了这个看上去失败得很的自我满足的玩意儿,大概是我所理解的双黑中的一种,努力尝试了温馨和谐的老夫老妻模式然而并不是很擅长…………诸多不足,各位看官请看个情怀吧(你好意思说?????)

 

评论
热度(16)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