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关于《且在人间》。

请之前看过这篇文章的小伙伴,一定要看看这个东西!(虽然没有多少人…

其中还有我对双黑一些在文中没有表达出来的理解,在最下面会提到。

(上)(中)(下)

 

顺便请原谅我把战线拉得这么长,因为这星期恰逢一模(…)然后今天还是高考报名,特别紧张兮兮地写出来这个东西。……

可以说,双黑治好了我的懒癌(。全文两万多字,我有点方,难道是因为爱(???

这篇文章动笔之前没有大纲,而且最开始的设定确实是太宰的便当(喂。至于为什么后来发给中也了,可能和我喜欢捅本命有关(问题发言! 总之写得特别随性,想到哪写哪,导致最后苦逼万分地把剧情打散重排,修改成了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看着厚厚的手稿感叹一句面目全非(。

好了正题,请无视所有的废话x

 

 

 

关于中原中也的死亡以及暗示

 

在文章开始之前,中原中也已是死亡状态。从寓所醒来,象征生命伊始;随后他去往墓园,也正是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墓碑,走向他真正的死亡。一路以来的所有回忆,便是传闻里走马灯一般的人生回映。这是故事主线,接下来我会解释中原中也停留人间的原因及一些细节。

 

*异能者D

 

实在不太敢自己写一位作家先生进去,就随手编了个代号(是你懒。这位男士在对文章的理解上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被我写得太隐晦了,土下座。

 

先前提过,D的能力是“还魂”(没取名字还是因为我懒),是港黑一个对手组织里地位不高不低的人物,因为并非真正使人复活的异能力所以也没多大用处,但在战场上就有点麻烦。相当于有他在你就要推两波怪(不是这么解释)。文中出现的情形大概就是和污浊一样的隐藏形态了,也有赌上性命的意味在。背景是异能者D对港黑发动袭击,森鸥外获知情报后派中原中也堵截。其实首领是清楚敌方的能力情况的,但那太过特殊了,只有中原中也的污浊形态能将其击败。森鸥外事先告诉过中原中也全部的细节,也说过“把选择权交给你自己”,不过中也当然明白那是牺牲的准备。后来由于D的能力影响,他忘记了这些。

 

于是异能者D被中原中也杀死,“怨灵”出现。这是关键之处。俗套地解释,就是把死者生前的“执念”具象化了,异能者D正是因为怀揣怨恨与杀意,才变成极富攻击性的亡灵。中原中也无路可退,别无选择。因此他的力量暴走,而没有太宰治的阻止,中原中也必死无疑。

 

这是一个可说是同归于尽的结局,中原中也想着觉得很是讽刺也很是好笑,然后想着自己的污浊,就想到太宰治。太宰治还没给他回答——“当你面对着我的墓碑,会是怎样的表情”。他等不到回答,但他有机会亲眼看一看了。说这是执念也算不上,中原中也只是在无数的困惑之中理出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根丝线,异能者D的能力影响了他,于是他还有最后半步人间路可走。

 

 

*线索

 

  1. 中原中也从家中醒来。这首先不符情理,伤员无论如何该被送到医院调养。其次,这也可看作一个暗喻,意味着他回到了人生的起点,家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点温暖的慰藉。

  2. 不清晰的疼痛,对冷与暖的钝感,记忆出现片断闪烁与缺失,中原中也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正在逐渐淡薄。

  3. 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对话与心理活动。关于地狱、关于葬礼,他们在表面嬉笑怒骂之下谈论的话题大多沉重,此时出现在回忆之中,全部直观地给出了死亡的暗示。

  4. 中原中也未明太宰治的死因却笃定他已死,墓园中的黑手党员,以及门前的黑猫。且中原中也一路走来是烟草不熄的,一是象征他生命的过往岁月已化作灰烬,二是从太宰治的话来理解,“身处现实之外。”

 

……真的都很隐晦。我是不是太喜欢打哑谜了(。估计真没人能看出来其实是中也的便当。

 

 

 

关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真要仔细盘点的话,双黑实在是被我理解得极其复杂的一对了(…)当然还有这两位作家先生的作品给我的影响因素。然后,相比起糖,我吃刀吃得更开心(

 

这本来是一个中也单箭头的故事,写着写着不对啊,变成双箭头了,虽然太宰那根(箭头)明显比中也的细,还被他自己画了一个叉(喂。我确实有思考过,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而中原中也亦思慕着太宰治的可能。这听上去并非不可思议之事。先是极不情愿但又不得不为的相互扶持,漫长的黑暗岁月里他们仅剩彼此可以面对,尽管不付真心,却是无可否认的亲密。再后来,他们皆为强者,只有他们能够站在同一高度,举目四望再无一人。这种强烈的、空茫的孤独感比年少时更甚也更深,终会使两个魔鬼的孩子互相吸引。

 

中原中也相较太宰治来说,更为纯粹一些。他无疑是聪敏的,否则后来也无以坐上干部之位。但他只把初会时太宰治的警告当作厌恶情绪的流露,为此他也表现出对等的厌恶。此事他必然记得,但未必记恨;他看着太宰治从毫不掩饰的阴郁渐渐变得温和而玩世不恭,这假面是不屑,对世人也对他。似乎哪一边的性格都并不讨他喜欢,可他偏偏就能轻易地信任太宰治,并且毫不自知。

 

中原中也太清醒了,正因如此他什么都不会问,觉察到太宰治的戒备之后也就不再靠近。他是轻而淡的,看不见的灵魂,对答案不执著、不期待,却又始终紧紧握着,放不下也逃不开。他的感情说浅不浅,一直待到愿望终了才独自离去;他的感情说深不深,于是连太宰治都在也无法看见他。

 

至于太宰治。他给我的印象,不知为何是一种冷而灰暗的感觉,幼时如此,之后是懂得了如何巧妙伪饰。他在阳光里把自己包裹得明亮温暖也洗不净这种灰败感,他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可终究是不属于光明的。

 

而太宰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与中原中也拉开距离。初见时恶言相向实为给中原中也也给他自己的警告,他对中原中也时而冷漠时而温和的假面,以及他所有字斟句酌说过的话。连他的异能,都是对中原中也“继续越界”的阻止。太宰治在最后亲近中原中也,次日便永远从他的命运中消失;织田作的死亡是主要的原因,他和坂口安吾给太宰治的影响不言而喻;但太宰治确实有过这般打算。他在中原中也的身边,只感到折磨和煎熬。

 

只是他没想到中原中也对于他竟是那样意义非凡的存在,他恐惧自己与中原中也的联系,更甚于害怕光明。

 

太宰治同样是过于清醒之人,他们皆对彼此锋芒毕露,势均力敌又毫不退让。因此这一条路,深渊峭壁,苦海无边。

 

 

 

 

以上是对文章的解析,很多对双黑的理解都非常主观(……)只希望打脸轻点儿,别打更好(???

下一篇估计重操旧业(不是)写个童话……依然有糖有刀(。那我们十月高考之后见!!!!!双黑LOVE!!!太宰LOVE中也LOVE!!!!!!!!(快醒醒

 

评论
热度(22)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