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异色独伊。//

打打打好好好

^q^今天依然异色独伊不足。

 

 

 

 

 

卢西安诺失手了。也许是浴室狭小的空间令他不太适应,这么突然地打起来也叫人措手不及——总之他绊到了浴缸的边缘,结结实实地仰面摔进了温热的水里。即使他的反应够快,还是冷不防被爱因斯掐着脖子按到了水面以下。爱因斯的手劲儿很可怕,但卢西安诺也不傻,喝了几口水之后仍然冷静地想起了长裤侧边的口袋,屏住气息以防自己像个蠢货似的被呛死,一手不知何时夹了小刀刺向那个混蛋的手腕。只可惜,尽管他能忽略水流的阻力,却不能忽略爱因斯也十分了解他这个事实——不过对方看起来也并不是真的打算淹死他。爱因斯在他的手有所动作前就松开了他的脖颈,卢西安诺抓住这空隙翻出了该死的浴缸;然而不知是因为缺氧造成的眩晕还是湿漉漉的脚滑,他那么一下没找到平衡,拿刀的手就被轻而易举地捏在对方指间。稍一用力,锋利的小玩意儿就清脆地砸在了地上。爱因斯轻蔑地扫了他一眼,拿胳膊肘轻轻一顶,卢西安诺的后背便重重地撞上了浴缸边缘。这一撞可疼得不轻,卢西安诺连冷汗都冒了出来,还连带着可怕的、因呛水而导致的咳嗽。他妈的他今天见鬼了?平日势均力敌的打斗在今天怎么被该死的德国佬占尽上风?

 

他抬眼,但一句秽语都没来得及骂出口,就感觉到那个混蛋咬上了他的脖颈,隔着皮肤去啃噬因兴奋而贲张的血管,仿佛极尽危险的入侵。

 

——他甚至分不清颈侧的温热究竟是来自水流的蒸汽还是对方野蛮而贪婪的吐息。

评论(4)
热度(43)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