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APH/授权翻译】No words.(2)

灵魂伴侣AU/人类AU/亲子分。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092403/1/No-Words
 原作者:catholicorprotestant
 分级:Fiction-T
 分类:Romance
 翻译:花敛君。

第一章

Chapter2.

“这是一个关于人类的既定事实:他们没法认识到自己的美丽之处,或者感觉到自己的价值——直到这些以另一个爱着并关心着他们的人为镜,被反射回来为止。”

——John Joseph Powell, The Secret of Staying in Love

闹铃刺耳地响起,把罗维诺从睡梦中惊醒。他睡眼惺忪地坐起来,又一次检查了他的手腕,就像过去五年里每一个早晨他所做的那样。可它永远都是一个样子,刺眼的苍白,微黑的皮肤茫然地回瞪过来,那些蓝色的静脉似乎在嘲弄他。

当他从床上爬起来,套上法律强迫穿着的乏味的黑衣服时,他总觉得反胃不已。缤纷的色彩是为了那些快乐的、拥有灵魂伴侣的人而存在的,法律这样说。天知道他有多想再一次看到自己的绿色衣服,哪怕一次也好;他希望他的双眼能再一次明亮起来,但他做不到。他注定要承受这没有灵魂伴侣的生活。

他去检查了他的电话,以确认费里西安诺是否取消了通话。他被要求照看他的侄子和侄女。他的弟弟结婚一年后,政府给了他们一个新生男孩。再过一年,他们又得到了一个女孩。当你没法拥有自己的孩子时,政府就是这么履行职责的。在已经安排好的时间表上,你无权发表任何意见。

当然,这件事令费里西安诺非常紧张和害怕。他才十七岁,不知道身边有两个孩子是什么感觉。但政府显然不会为这种事操心,他们有一套使世界保持完美的法律,即使从没发现它实际上有多糟糕。

没有任何人提及过的、费里和罗维很快便明白的是,在十六岁之后,生活就开始变得艰难了。罗维诺被视为没有灵魂伴侣的人,因此他得到了一张长长的关于生活方面限制的清单。他不得不住在父母或者费里西安诺的家里,因为他没办法赚钱养活自己。没有其他的颜色,除了黑色。咖啡厅和餐厅也是不能进去的,那儿总是坐满了夫妻。他每个月都得到一个为不能生育的家庭提供孩子的诊所去报告侄子侄女的近况,可供选择的职业只有三种,而且不能正常上学。另一方面,费里西安诺则被迫与一个认识不到六个月的陌生人结了婚,政府会分配给他们一套漂亮的房子。他和路德维希的人生都被安排好了,在十六与十九岁时就当上了家长,被两个孩子限制了脚步。罗维诺觉得这制度实在太招人厌恶,但费里西安诺和路德维希看上去却足够快乐。也许他只是嫉妒罢了?

无论什么都好。罗维诺离开了房间,慢吞吞地从楼上下来。他的爷爷正坐在餐厅里看报纸。桌上放着给他的早餐和咖啡,都没动过。罗维诺挪到桌边,轻声和祖父道早安,但没得到回应。他感觉自己就像这个家里最令人沮丧和尴尬的一部分。为什么?就因为他那该死的空白的手腕?这些天的食物味同嚼蜡,天空也因此模糊不清。唯一待他如初的人,只有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吃了早餐,但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这么烦恼。他的祖父也没怎么回答过他。他溜了出去,到那温暖的、阳光明媚的户外去。他喜欢让阳光落到自己的皮肤上,这也是仅有的让他感到安慰的事。可他只是始终盯着地面,不敢抬起头来——那可能导致意外的眼神交流。他讨厌背后的窃窃私语,讨厌别人总稀奇地盯着他看。每个人都知道了一切。即使他们没去过那场揭露了真相的宴会,那个舞台也已经在他身上打下了黑暗的烙印。流言传播的是那么快,而所有人都认为,只有糟糕透顶的灵魂才没有灵魂伴侣。罗维诺甚至想过,他或许是拥有灵魂伴侣的,只是对方可能已经死去。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被迫穿得像在哀悼自己的余生。

“早安,瓦尔加斯先生。来一点儿巧克力吗?”

罗维诺抬起头,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神父露出了一个微笑。神父也是注定不能拥有灵魂伴侣的。大多数手腕空白的人都会选择去当一名神父,因为至少人们对这一行还留有尊重。

“谢谢您,神父,”罗维诺低声说,拿了一块儿巧克力。

“令弟近况如何?”

“他很好。Chiara和Keegan也长得飞快,这让他很担心错过些什么。他说,就像他才一眨眼,这两个孩子却突然就长大了。”

“噢,是啊,这话听起来还像个小孩。”神父拍了拍他的肩膀,祝愿他过上美好的一天。

罗维诺离开了那儿,往别处走去。他边走边想着他最有可能接手抚养的孩子。他每个月到那个诊所去,已经整整五年了。那儿有多少孩子呢?他永远不会知道,永远不能把他们挨个儿看一遍,也永远不能看着他们长大。所以他对自己能抚养Chiara和Keegan感到很满意。他们的家长都没法使他们安静下来,而罗维诺却可以。

他想,当他打开家门时,他们会飞奔着过来和他打招呼;他们金绿色的双眼满是笑意,浅棕的短发柔软地垂在脸边。这个念头使他微笑了起来。他发现孩子们看起来愈发像费里西安诺了,虽然这个想法有点儿荒唐。但他们仍然是最棒的孩子,他们喜欢到处乱跑,喜欢唱歌跳舞嬉笑打闹。Chiara快五岁了,Keegan已经四岁。可天不遂人愿,三年之内他就必须搬到另一个家庭去住。这消息结结实实地令他心碎,但至少他还是他们的叔叔,只要他乐意,他随时能来看他们。

咖啡的苦香味儿慢悠悠地从附近一家咖啡店里飘散出来。罗维诺在人行道驻了足,有些渴望又有些难过地看着店门。要是他也能走过那些门,坐下来好好品尝一杯加牛奶的苦甜拿铁就好了。他想微笑,和美丽的姑娘们调情,朝漂亮女孩儿眨眼,就像他和费里西安诺曾经做过的那样——在这“乌托邦”社会的荒谬理论使他困扰之前。他有点儿渴,他已经好久没有坐在这样的咖啡店里喝上一杯咖啡了,而它现在近在咫尺。他想,也许会有一个好心人愿意帮他一个忙,替他买一杯?他还是有钱的。

背后有谁撞了罗维诺一下,他的思路因此被打断了,几乎跌倒在地。他转身,看到了一双正在仔细打量他的碧绿眼睛,它们的主人把手放到了嘴上。罗维诺往后退了几步。那个人穿着在罗维诺看来颜色格外鲜亮的衣服,是深灰的长裤和浅蓝衬衫。这说明他是个拥有灵魂伴侣的人…他早就摆脱了无家可归的境地。这个念头使罗维诺的血液愤怒地沸腾了,他眯起双眼。

“好好看着你的路,你这混蛋!”罗维诺朝他吼道。

那男人笑了起来。罗维诺忽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噢,他的声音居然是那么美妙!……不,等等。他不应该在想这个,因为他没有灵魂伴侣。他不可能发现其他人身上的魅力。这人在玩弄他,嘲笑他。为什么他们就不能让他一个人待着?连小孩都会嘲弄他,他觉得这糟糕极了。

罗维诺环视了一下四周,没看见警察。本来他是不被允许直视那些拥有灵魂伴侣的人的,但现在没事。

“你他/妈有什么问题?”罗维诺怒气冲冲地吼着,径直向他走去。

那男人微微笑了,突然捉住罗维诺的手腕,挽起了他的袖子。罗维诺感觉如同受到了重重一击。他的胃部拧成了一个疙瘩。对方拉过他的手臂,把他拥抱在自己怀中。罗维诺回头看了一眼咖啡馆,觉得自己刚才明明只需要叫费里西安诺给自己带点东西回家。为了杯咖啡弄成这样实在不值得。

“去你妈的…”罗维诺嘟囔着,打算快点儿离开,却被对方的手臂重新拉回那个怀抱里。他在看罗维诺的另一只手腕,就像哪儿有问题似的,但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他的那句话并不在右手腕上。

“你想要什么?”

罗维诺只想快点回他弟弟的家里去;他只想去抱一抱他的侄子和侄女,叫费里西安诺给他买一杯咖啡,然后把这个傻瓜干干净净地忘掉。他本不该停下来,想着偶尔违反一次规定的。现在好了,不仅这手腕背叛了自己、别人对自己的嘲笑永远不会停止,这男的又站在这儿无声地嘲讽他,玩弄他的心意。但他却是如此美丽。罗维诺知道有什么不对劲了。他有些想哭,只是拒绝在这儿流泪。

那个男人兴奋地微笑着,举起了他的手腕。罗维诺瞪大了眼睛。可能…不,他肯定在自己没注意到时在手腕上写的那句话。这不可能…但是…罗维诺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从脑海中驱逐出去。你并不会在灵魂伴侣的身边醒来——他知道得太清楚了。过去的五年都在提醒他这一点。…那为什么这个男人的手腕上会写着“好好看着你的路,你这混蛋”呢?噢,这是公共场所里一个常见的句子,对吧?这肯定是个巧合。

“我很抱歉,我不能…”罗维诺没说下去,他摇了摇头。“我得走了,我弟弟…”

男人说了些难以听懂的话,罗维诺皱起眉。男人看上去略有尴尬,他朝罗维诺伸出一根手指,拿出了手机。罗维诺听任他做了这些。让费里先等着吧,他开始好奇了。反正这他妈的生活从不是完美的。所以呢?他也将活着。他转了转眼珠,装出困扰的模样。这个微笑的男人把手机递给了他。

“我的名字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我生来就是失聪的。八岁时我接受了耳蜗植入手术。我可以说话,只是声音比较压抑,听不清楚;后来我学会了演讲,但治疗对我没什么帮助。我更喜欢手语和写字。 ”

罗维诺盯着他,又摇了摇头。“我不是…我的手腕是空白的啊。”安东尼奥笑了,把手机递回来。

“那需要你的灵魂伴侣大声地念出来,否则你的手腕就相当于是空白的。当那句话出现时,你有没有感觉到带着瘙痒的灼烧感?”罗维诺点点头。“那…我想我们是灵魂伴侣。你好。”

“嗨。”罗维诺深吸了一口气。安东尼奥冲他挥了挥手,高兴地笑着。

“你想要来一杯咖啡吗?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去见见你的兄弟。”

罗维诺点头,眼泪开始从眼眶里漫出。他环着安东尼奥的脖子,贴在他胸前啜泣着。他知道,自己感觉到了。一切都结束了。不再有羞愧;不再有对于他的家庭的恶毒评论;他不再生活于黑暗之中,不再是无家可归。他自由了,终于自由了!他不会被强迫离开他的侄子和侄女了。他也可以尝一尝那该死的咖啡了。

安东尼奥把他搂得更近了一些。他们已经找到了彼此。生活将会变得完美无憾。

“灵魂之间的约定亘古长存——甚至比这颗星球更加古老。”

——Dianna Hardy, The Witching Pen

【也许是的】TBC.

【槽儿终于肝完这一章喜极而泣!!好长好长好长…熬了好几个晚上QWQ高一党平时时间不太够…目前看来是HE,这种抽一鞭子给颗糖的感觉是闹哪样←_←嘛总之碰到了太好啦w。乌托邦社会果然umm…只能存在于空想之中吧。好啦,以上就是原作者已经上传的全部内容,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就是催作者更新XDD经过第一章磨合,现在感觉顺手许多,不过如果有虫也请不要大意地指出哦w!】

花敛君  于2015.5.7  00:24。

评论(7)
热度(24)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