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APH】亲妈报道/学名撒糖

#米英##黑塔鬼#

“…你会死。”亚瑟感觉到自己被拥抱了,明明是冰冷而颤抖的双臂,却令人心生温暖。因为肩膀的疼痛,他放弃了回抱一下对方的念头。“笨蛋,至少在这种时候…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啊。”

他闭上双眼,听见时间最后流逝的巨大轰鸣。十秒,九秒,八秒。而他忽然知道了自己没有让他一个人离开的原因——他所有以为无法看清和隐藏起来的感情,在被拥抱的一瞬间,都全部得到了回应。

无论自由,还是重复的死亡——下一个轮回,也请你不要忘记。


#独伊#

“是时候说再会了。”临行前,他最后一次拥抱了费里西安诺,蓝眸沉静又深情,一如寻常。“不管这场战争的结局如何,都不要哭泣。因为你知道,”

他低垂了双眼,轻轻亲吻了对方的前额。“——无论我是凯旋归来,抑或战死沙场。”

“只要我仍思念着你,我就已经回到故乡。”


#威尼斯沉没##独伊#

三分十七秒。

路德维希把头探出水面,缺氧带来的晕眩令他有那么一会儿无法看清海平面之上的世界。他喘着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几秒前来自深水的压力和窒息感还紧紧抓着他的喉咙,现在仍有海水的咸湿味道停留在神经末梢,他头疼欲裂,脑海里塞满嘈杂混乱的记忆残片,但瞬间涌入闭塞肺部的空气却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巨大幸福感。

三分十七秒,几乎已经是极限。

被海洋包围的最后几秒钟,思维是断层般的短暂空白。他记不起来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也忘了去想自己为之这么做的人。而现在他可以慢慢回忆了。海水只浸没到肩膀。他还有时间。

几年前——还是几十年前?或者几百年?不,这不重要。这些都不是属于那个沉眠之人的时间。

总之,他去了海洋深处,和那座城市一起。路德维希突然想知道,他在终焉到来之时,究竟是像那些消失的国家一样,静静地消融于海洋;还是就像个普通的人类,忍受着空气逐渐被剥离的巨大痛楚,一点一点丢失自己所有的珍贵记忆,连挚爱之人的面容也再无法回想起来,于虚空中孤独迎来最终的、彻底的死亡?

三分十七秒。他垂下头。它是如此鲜明而立体,比那些模糊的过往要生动得多。他原以为生命漫长,时间终会叫人麻木,可实际上没有。

因为那该死的想念没法跨越这三分十七秒。


【好:)我是有多喜欢威尼斯沉没梗←_←】

评论
热度(17)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