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APH/授权翻译】No Words.(1)

 

灵魂伴侣AU/人类AU/亲子分。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092403/1/No-Words

原作者:catholicorprotestant

分级:Fiction-T

分类:Romance

翻译:花敛君。


关于授权:

……本来好好的两个it怎么发过去就不见了_(:з」∠)_

我是鹤见深雪,不是美雪不是美有希…。

↑对基友写错我名字的怨念。

*原作者的设定来自一位汤不热用户lady-pyrien。已经得到了许可。




Summary:

罗维诺告诉自己,他并不相信爱情和灵魂伴侣。十六岁时显现在手腕上的那些字是毫无意义的——这个念头令他一直认为那些都只是故事。然而当罗维诺看见他空白的手腕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不顾一切地相信着它们。



 

No words.


Chapter1.

“没有灵魂伴侣这么一回事儿——又有谁会希望有呢?我并不想和别人共享灵魂的一半。我只想要我自己那该死的灵魂。”
–Ely, Naomi and Ely's No Kiss List.

在遥远的古代,人们认为当人类最初被创造出来时,他们有两个脑袋、四条胳膊和腿,以及两套生殖器。宙斯担心这些过于强大的生物将取代众神的统治地位,便将他们分成两半,并把他们丢在了寻找彼此的漫漫长路上。他们所谓的“灵魂伴侣”有时是位男性,有时却是女性。

——当然,这只是一个愚蠢的故事。一个故事。但谁又知道为什么,我们仍然执着地要寻找自己另一半的灵魂?


罗维诺就从没相信过这种蠢故事。他发现在十六岁的生日前夕,把全镇人聚集起来举办宴会的主意简直毫无意义。他们将会待在镇上那座古老破旧的中心建筑的会客厅里,等待午夜的钟声响起:那些十六岁的手腕会显现出什么来,伴随着奇妙的瘙痒与灼烧感;同时,他们将听见各自的“灵魂伴侣”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只要一听见这些话,他们就会知道——在某种程度上,这个人是为了他们而诞生的。这之后的几个月里,他们的婚礼便会举行。

当那些模糊而潦草的字迹能够显现在人们的身体上时,约会这种过时的概念就被抛出了门。是的,这些统统都愚蠢透顶。

然而现在,罗维诺正坐在舞台边缘,看着那些他未曾谋面的人谈笑风生,  他们的双眼追随着瓦尔加斯兄弟或者钟表。红粉两色的彩带和气球挂满了这间屋子,在逐渐升温的气氛里微微摇曳着;桌子上放置着各种菜肴,以一个心形的红色天鹅绒蛋糕为中心形成了精美的布局。这些看起来都价值不菲,不过每当有居民将过上十六岁生日时,整个小镇都会齐心协力来举办这样一场宴会。

“一切都如此美丽和令人兴奋,不是吗?”费里西安诺高兴地说着,他刚刚来到了舞台上,和他的双胞胎哥哥站在一块儿。罗维诺瞥了他的兄弟一眼,后者穿着一套可爱的传统男式黑礼服,那非常合身,可对他来说太过正式了;而他的发型仍然带着点稚气,这让他看起来像个试图扮演大人的孩子。

罗维诺翻了个白眼。他们都得装得体面些,但费里西安诺从没把它当一回事儿...不,这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这是废话。

“就像把我们放在展览上去喂饱他们自己充满欲望的心,这种事有什么好令你兴奋的?”罗维诺嘟囔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你知道的。”

“罗维!”费里西安诺看起来吓了一跳。

“你想说什么?它就是毫无意义的!你让整个镇子听你读那些字,然后怎样?某个混蛋就会来对你说那句话了。这真是荒唐。”罗维诺愤怒地盯着自己的鞋子。

“不是这样的!你必须把它读出来,不然它就没法变成真实存在的东西。”费里西安诺坚持道。

“那是胡说八道。”罗维诺又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你要那样想,罗维诺?”费里西安诺低声问,用指尖轻轻触碰着哥哥的手臂。

“我就要这么想。”

男孩们陷入了沉默。罗维诺第一百次看向了那座钟,并且开始出神。11:59。他干嘛摆出那种反应呢?他其实根本不在乎——真的,一点儿都不。他扯了扯自己的袖子,咽下一口唾沫。在这时他也感觉到了。他的右手腕上,一种奇怪的、令人发痒的灼烧感。他皱着眉擦了擦手腕,费里西安诺在旁边啜泣着。这比他曾想象过的要痛苦得多。

“你感觉到了吗?”费里西安诺问他,听起来很紧张。

“Si…”罗维诺呼了一口气。

“罗维?”

“怎么了?” 

 

“我很害怕。”费里握住他的手。罗维诺瞟了对方一眼,又转而去看人群。没人意识到已经是午夜时分了,这让他很惊讶。当这对兄弟五岁时,他们曾做过一个约定——他们要向彼此表明心中所想,在其他任何人之前。罗维诺还记得很清楚,并且确信他的弟弟也同样如此。

“为什么?”罗维诺抽回他的手抱起了胸,同时懒洋洋地问道。

“如果我的手腕是空白的;如果我没有我的灵魂伴侣;如果没有人爱我,我又该怎么办?”

费里西安诺的话让罗维诺想大笑一阵。没有人爱费里西安诺?那也太荒谬了。费里西安诺是这么活泼和善良,他或许是整个镇子里最招人喜爱的孩子。任何人都能喜欢上他。罗维诺刚才的确觉得有点儿恼怒,但那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兄弟,而一对兄弟总是容易被彼此惹恼。

“别说这种可笑的话,idiota.”

“但很凑巧的是…”费里西安诺低头看着自己不安地晃来晃去的脚。

“难道你什么都没感觉到吗?还有,我告诉过你了,那是胡扯。”

费里西安诺叹了口气,握住了罗维诺的手腕。这也是协议的一部分——他们要找到各自的“伴侣”。然而如果由他们自己去做这件事,那将是非常可怕和令人不安的。

罗维诺默默把双腿抱在胸前,在下巴抵上膝盖的同时也叹息了一声。他闭上双眼,忽然为自己拥有思想而感到害怕。

忽然,费里西安诺发出了不可置信般倒抽凉气的声音。罗维诺抬起头,只看见费里西安诺困惑又悲伤的神情——他正盯着哥哥的手腕,而那上面空空如也。

罗维诺的心沉了下去。他看上去沮丧极了,并且试图摆脱逐渐将他淹没的恐慌。不,不,不。他飞快地看了一眼那只手。也许,也许它会在另一边的手腕上?

——仍然什么都没有。

泪水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慢慢抬起头来去看费里西安诺,而对方已经快哭出来了。

“…我告诉过你,这些都是胡扯。”罗维诺像蛇那样发出嘶嘶的低聲怒吼,目光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愤怒。他忽然跳了起来,向别处跑去。

“罗维,等一下!”费里西安诺追上他的双胞胎哥哥,并拦住了他。

“别管我!”罗维诺啪地把他从自己的面前推开。

“但你还没有看我的手腕!”费里西安诺在他身后哭着向他喊道。

罗维诺没有回头。他必须离开这儿回家去。或许他的字在其他的什么地方?或许它只是出现得迟了点儿?又或许,它没出现才是合情合理的?没错,根本没有人会爱他!他性格粗鲁、不善言谈——除了当他发表刻薄评论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从没相信过这个典礼的任何东西,可为什么它却会如此无情地拉扯着他的思绪?这他妈都算什么?

“罗维诺,罗维诺!站住!”

罗维诺没有理会他爷爷的抗议。见他的鬼。所有人都他妈的见鬼去。这些全部都愚蠢至极。说得就像变成十六岁能够神奇地让一切都好起来那样,因为关于【你将独自前行】的担心和疑虑全在这一天消失了。该死的宇宙也可以见鬼去了。这是一个何其残忍的玩笑啊?

在这时,他感到一只有力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上,它迫使他转回去面对他的祖父和其余的人群。费里西安诺仍然站在舞台旁边,捂着鼻子和嘴,泪水从他的脸颊上不断滑落。参加派对的人们站在周围疑惑地盯着他们,许多人还在窃窃私语。他祖父的神情里掺杂着担忧、困惑和一点儿气恼。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又和你的弟弟吵架了?噢,你可不能被那种事破坏了心情,因为你很快就会找到你的灵魂伴侣了。现在让我们到台上去,把它宣布给全镇的人吧。”他笑着说。

“不,Nonno,我不能!我——”

罗维诺没法说下去了,巨大的恐慌使他如堕冰窟。他的祖父拖着他走向舞台,费里西安诺站在那儿,摇着头,泪如泉涌。他看过他自己的手腕了吗?

他的祖父又牵起了费里西安诺的手,将这两个哭泣的男孩带到舞台上去。“为刚才所发生的事道歉,然后你得笑一笑。你们仍然如此亲密无间。找到你们的灵魂伴侣也是件奇妙的事,就像重生。”他轻声说。

“对不起,罗维诺。”费里西安诺低低地说道,拥抱了他的兄弟。

而罗维诺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呆立在原地。他的祖父举起他的手腕,然后瞪大了双眼。他不敢置信般举起了罗维诺的另外一只手腕。“这…它们是空白的…”他震惊地自言自语起来,忘了麦克风还是开着的。

倒吸凉气和窃窃私语的声音立刻在人群中扩散开来。罗维诺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拔腿就向会场的出口跑去,而费里西安诺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试图追上他。他觉得尴尬极了,同时又非常恐惧。这不公平!他想。他忽视了费里西安诺,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着——他必须得回家。他在这儿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费里西安诺看着罗维诺冲进了夜色中,只好停在了大门旁边。这不公平…他知道罗维诺有多么渴望和需要爱,即使他从来没向任何人坦白过。他在阴影里孤独地长大,几乎和所有人都相处得不太融洽。年复一年,他变得冷漠而难以接近。但费里知道,他其实相信着灵魂伴侣的存在。

“费里西安诺?”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他转过头去。“你的呢?那上面写了什么?”

费里西安诺想了想,觉得那个人一定来自外面的世界。他几乎认识小镇里的所有人,但应该没见过他。镇子不大,而他们德高望重的祖父也对孙子们的社交能力表示了肯定。

他颤抖着抬起了手腕,尔后如释重负般地舒了一口气。他的呼吸有点儿急促,试着收回方才不自觉流露出的笑容。在这种时候笑会令他觉得有负罪感。

“费里西安诺?你的手腕上写着什么?”

费里西安诺低声喃喃着,举高了他的手臂。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也举起了他的手,他们的手腕上显示着相同的一行字。费里西安诺几乎要无法呼吸了。泪水充满了他的双眼,他忍不住激动地笑了起来。他琥珀色的双眼定格在那双蓝宝石般的瞳孔上,这时他向前迈了一步。

“我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我猜,也许我们是灵魂伴侣。”他朝对方微笑起来。

“我是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唔,没错…我想是这样的。”那个大一点儿的男孩也笑了。“我十八岁。”

“我十六岁,啊…可能您已经知道了。”

“是的…”金发男人挠了挠头,有些笨拙地想转移话题。

“您已经等了一会儿了,对吧?”费里西安诺愉快地问道,瞥了一眼他身后的门。

“嗯,是啊。我的确等了那么一小会儿。” 

 

“噢,我想现在您可以先和我的祖父聊上一阵子,任何事都行;但我必须得去追我的哥哥了。我很抱歉。”

“好的,没问题。”路德维希点点头。

费里西安诺露出一个微笑;他刚向门外走了一步,就又折回来确认路德维希还待在原地没动。转身离去之前,他走过去,拉着路德维希给了他一个吻。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费里西安诺咯咯地笑着,挥了挥手,“我很快就会回来和你说说话的!”


费里西安诺走进了夜色中。他觉得罗维诺应该是回家了,但还是先把他可能躲藏的地方都找了一遍。等他到达家中,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罗维诺的衣服被随意地抛在浴室的地板上。他咬了咬唇,把它们捡起来,走进了黑暗的卧室。

费里西安诺开了灯,发现罗维诺蜷缩在床上。眼泪无声地从他的面颊上滑落下来。

“罗维诺?”

“到这边来。我还没有看你的手腕,”罗维诺嘟囔着坐起来,突然开始擦自己的眼睛。

“那不要紧,”费里西安诺柔声说,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的哥哥他已经找到路德维希了。

“费里,对于我们做的交换,我很抱歉。中途我就跑走了。我是在意你的,尽管那种事是胡扯。现在把你的屁股挪过来,坐在这儿吧。”

费里西安诺慢慢走过去,坐到他的床上。罗维诺挽起他的袖子,大声地读他手腕上的字。读到最后,他的声音里都带了一点儿轻蔑的笑意,像读一串没意义的数字那样摇着头。他转过脸瞪着费里西安诺看了一会儿。

“他们还在那儿?”【←没懂原文OTL】罗维诺用几近低不可闻的声音问道。他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焦躁地踱步。

“Si…”费里西安诺点点头,不安地摆弄起自己的双手。

“妈的…”罗维诺骂道,恶狠狠地向房间另一端砸了一本书。他瘫倒在地面上,盯着自己的空白的手腕喃喃自语。

“我感觉到过,真的,费里。我发誓…”


TBC.


*几个意大利语单词:

Si:是的

idiota:笨蛋

nonno:爷爷


注:这篇文章的设定是乌托邦式的“Perfect”社会,十六岁这天,人们灵魂伴侣的名字和他们对彼此所说的第一句话都会在手腕上显示出来,也就不需要约会之类的活动来交流感情了。他们在几个月之后就会结婚。
文章应该会比较长,设定挺有趣的,但也有些悲伤。

【首次眉毛语汉化,错漏百出,欢迎指正,在下一定虚心听取。在关键句的理解上,@ProfessorSakura  这位大大给予了非常重要的帮助!在这里表示对大大的谢意和敬意!】 

 





评论(9)
热度(36)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