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APH】枯木之花.[章壹]

序章:    http://hualianag.lofter.com/post/344fab_63a7b8f

                    
                                                  【章壹】



當我抵達這座據說即將沉入海中的城市時,它最後的慶典已經開始。我甚至還來不及找一家旅店安置我的行李,就被匆忙地裹挾進人流里去。

此次的威尼斯狂歡節比以往莊嚴隆重得多,但這場假面舞會只會持續短短四天。出於由現實原因引發的諸多考量,或許這是最佳數據。我的護照剛好允許我在威尼斯停留到慶典落幕,以此作終點站,我將結束我的歐洲之旅。

——那時候的我,又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踏上那一片註定回歸虛無的土地的呢?惋惜,悲傷,憐憫,抑或置身事外的漠然?然而這些都並不準確。時間令我遺忘了最初的心境,我只知道現在我的心裡,除了被回憶填滿的苦澀與哀傷,還有著不知其天命幸運與否的歎息。


相機沉甸甸地墜在腰側,我得用它來描繪這座水城半夢半醒的模樣。說的確切點兒,它可以留住一些記憶殘片,有的藏著你所了解的故事,有的純粹是沒什麽意義的彩色畫片。前者拿來珍藏再好不過,但也需要少量後者來加以調和。太多的回憶有時恰恰令人疲憊不堪。

廣場上的鴿群呼啦啦地飛起回巢,像一場倉皇失措的死亡遷徙;伴隨著嘈雜含混的鳴叫,鳥類翅膀拍打所形成的微小冷風帶動了人們的衣角與髮梢。

我在一座沒有名字的小橋旁停留了一會兒,以消磨夜晚到來之前的短暫等待。跨過威尼斯所有的船隻與水道,太陽浸泡在厚重的云層中,它的火焰如花朵般尾隨於後,向西方,向黃昏的國土移動。【1】

我離開河岸,到錯綜複雜的水城小巷里漫無目的地四處閒逛,這時候——這兒——就如我所聽說的一樣,人們大多以面具隱藏真實面容,各式艷麗的衣著絲毫不亞於徹夜燈火,像我這樣仍穿著便服的人可以說少之又少。但我並非為了一場未知又美妙的相遇而來,只是希望在這可憐的城市被海水掩埋之前,盡可能好好看看它那逐漸窒息的瀕死靈魂。面具和化裝服對一個純粹的旅客來說沒什麽意義。

不得不說夜晚的威尼斯看起來更加迷人和神秘,以暖黄取代平時清冷色調的巴洛克式建築,小橋,長街,商店,以及教堂。走不多時便會遇見貢多拉,它們搖搖擺擺晃晃悠悠,碰碎滿河的倒影與星火。沿岸商店生意非常紅火,大多數都是臨時租用的店鋪,賣一些零碎但很精緻的巧玩意兒。紅葡萄酒的氣息和初春未散的雪粒似的寒意混合成一種芳冽而柔和的香氛,在每個人的眼角眉梢輕輕浮動著。

但只要稍微給予注意,就能清楚地發現,船上人不得不彎腰俯身以通過那些古老的橋樑。水位很早以前就開始上漲,它帶來了頻繁的水患、經常發霉的墻紙和看起來濕漉漉的朦朧燈光。當人們明白一切想讓它恢復原狀的努力都是徒勞之後,他們只能選擇離去——而這意味著,過不了多久,威尼斯就將失去它的最後一位居民,淪為名副其實的空城。

我並不屬於威尼斯,它之於我也僅僅是漫長旅途中的一個站點。然而一想到這日益單調的世界將要迎來它的終焉,還是難免有些無能為力的悲哀。

大約八點,我在聖馬可廣場參加了狂歡節的開幕儀式。威尼斯的市長,一位戴眼鏡的和藹的老先生,宣佈將在不久後辭職離去。但開幕致辭和這些話很快又重新被快樂的歡呼和叫讓聲淹沒,人們聚在紅酒噴泉【2】邊,享受帶著醉意的溫暖,以及古愛爾蘭人的不老靈葯。【3】

我看著那位老人安靜地從台上走下又悄悄離去,似乎不忍打破這難得的愉快氣氛。他的背影看起來可真有點兒淒涼,我想。選擇性地拍了幾張照片,我便離開了廣場。





不過,儘管威尼斯註定徹夜無眠,也並不是每一個角落都有燈火、追隨著你的視線,或者面具背後的笑容。從運河邊第三排房屋之間的某一條小巷進去,向左拐彎,會看見一座不大的瞭望台,那上面種著一些花。

我就是在那兒遇見他的。回憶自此起步,至歎息橋終止。

【本章未完】





注釋:

【1】出自《尤利西斯》,句子有改動。

【2】意呆家去年狂歡節真的有這玩意兒,看起來好厲害。

【3】紅葡萄酒或威士忌。這裡指葡萄酒w

@三水边不帶日月玩

謹將此文獻給親愛的意呆小天使和我家觸觸清明君.…求不嫌棄〒_〒

[臥槽我這拖文功力也是醉了←_←但是寫時真的很用心QAQ還有圖片現在客戶端沒法貼,等我回家吧…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寫完…而且期中考前估計也不會更了(。悲傷的故事。]


配图均来自lofter,我去翻翻原作者……

评论
热度(5)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