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APH】枯木之花·[伊誕]

*意呆利3.17誕生賀.

*CP:隱獨伊.

*題目靈感來自泰戈爾《飛鳥集》.

*第一人稱路人視角.

*OOC有,因為主題或許比較沉重.

*【某種意義上的】撒糖和HE.

*大概算yori太太的《Dolfin》衍生.威尼斯沉沒梗,由於設定需要,本文中威尼斯諾與費里西安諾並非同一人.

*本文所涉及國家及地區的事件均與現實和真實歷史無關,如果不帶入三次元來觀看我們還是好朋友[[x

*[偽]威尼斯x意呆什麽的是錯覺.

*[還是偽]正文還沒寫,但絕逼不坑.短篇大概·

【意呆我我我我我我喜歡你QWQ!!】

 

  

 

                                       【章零】

 
 

五十年後我再回到這座城市,透過厚重的玻璃幕墻去觸碰關於它的回憶。這片海洋有著細小輕柔的暗流,威尼斯在其中靜靜沉睡,就像某隻被松脂包裹的不太走運的昆蟲,它眉目依舊,棱角磨蝕。海水將每一條裂紋填滿,如同以長吻令其窒息,卻並沒有帶來絢麗的珊瑚或遊魚——那是海神與它結為婚姻,賜予它最原始的孤寂與愛意;在這無邊無際的深藍之中,人類曾繁榮生息的痕跡將被漸次抹去。

 
 

那便是他生來有之的使命——在歎息橋沿宣誓與海神的愛,作為海神永恆的戀人,回到它神秘而動人的海洋樂園。

 
 

它跌宕的生命漫長到不可思議,人類的五十年大概就像一瞬間裡揚起又落定的塵埃。但在某一個微不足道卻獨一無二的瞬間,我遇見他又聽任風霜雕刻雙眼,而記憶中他年輕如舊,面容生動鮮活。枯木的花朵。他;或者說他們。

 
 

現實總能擊碎僥幸,我沒能幸運地與他們再會,這無疑是上帝的安排;然而五十年前的相遇卻正是我假借上帝之眼的證明。

 
 

上帝是這樣冷漠而公平,枯木將死,他便賜他燃盡之花。

 
 

【花斂君對威尼斯並不是很了解,為了寫這篇文章也特地查閱了很多文獻,如有bug還請姑娘們指出。另外,總是把句子寫得很晦澀請諒解...以後會好好修文。說是雙伊生賀實際上沒有子分跑場慚愧中...以及意呆呆我喜歡你!!請一定一定要幸福QWQ】

 

评论
热度(9)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