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本命CP腦洞聚集#

媽啊新PV新Fami圖看得我//////////////簡直雞血得飛起o(*≧▽≦)ツ

在學校裡就亮起來了一整節信息課都沒法好好上啊 o(*////▽////*)o

腦洞一時大了起來,再加上以前的還沒來得及寫的短篇里的片段都一起放出來吧官方我宣你……感動得熱淚盈眶呢( • ̀ω•́ )#

 

 

 

 

————————————廢話分割————————————

 

 

 

先來幾發和希嗎 (*´▽`* )  (*´▽`* )  (*´▽`* ) ~

 老衲發現自己特喜歡結婚梗【?!

 

 

 

>>>空白墓碑。

這是基本上不大可能寫完的一個短篇了,但事實上這也是我最初喜歡上和希時非常重要的腦洞,在預告里我用奇怪的視角寫了很多自己想說的話,可是大概是十項全廢的原因吧自己心裡那種難過的感覺完全沒有表達出來啊…


 

>>>峰津院大和。

 

>>> 

 

像所有例行的婚禮一樣,接下來久世響希和那個女孩子要輪流到每一桌來敬酒。

 

峰津院大和靜靜地看著他的黑色捲髮在人海裏沉沉浮浮,線條溫潤的側臉,保留著舊時少年的痕跡。女孩子挽著他的手臂,儘管身旁人群嘈雜不休,他的眼角眉梢仍然畫著好看的弧度。



——那傢伙一直沒怎麼變啊。

 

那傢伙其實是…像光一樣的吸引著自己。一直如此。


你最終承認了這一點。


不是沒想過讓他一直陪在自己身邊。你以自己慣有的霸道想著,就讓他被外面那個世界遺忘可好,沒有朋友也好永遠不結婚也罷,那是他的事。



 可是你看。

 

他現在笑得多好。一舉手一投足,全然沒有那七天絕望陰霾的樣子。



 面對著這樣的他,你怎麼也自私不起來。

 

他從一開始,就只是屬於外面那個世界。而你身邊的這一片黑暗,從未有過溫情;僅僅是因為你的存在,才讓他無法摘下那張畫著笑臉的面具。



你怎麼能固執地要把他拉進這種地方來?



 

 

>>> 

 

——可是他笑得再好,也只是屬於他身邊那個女孩子的。

 

——完完全全是那個女人的。


從此以後。



 ——從此以後……久世響希。



 

 

>>> 

 

一開始你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你覺得,算起來這全該是久世響希的不對。

 

可是你想起來那個時候他的眼神。



黑暗裏的。驚恐的。企求的。寂寞的。悲傷的。痛苦的。

 

……甚至是絕望的。



 就算是在那末日的七天裏,你也從未見過他露出那樣絕望的神情。

 

 

 

——正是那個時候起,你知道有什麼東西离开了。他望着你,像看最后一眼。

 

 

 

 

 



>>>久世響希

>>> 

 

他以為他會在黎明將至之時奔赴那片冷清的墓園。

 

可是他沒有。



 

 

>>> 

 

關於那個人的一切回憶,到此戛然而止。

 

以後——從此以後——他所能看見的,他所能緬懷的,也僅僅只有這一塊冰冷的碑石而已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在這麼一個寒冷的季節離開啊。

 

——而且我知道…沒有任何人在你身旁。

 

 

 

——沒有任何人。



 久世響希低下頭,悄悄擦掉沒人來得及看見的眼淚。

 

真奇怪。



活著是什麼。

 

愛情又是什麼。



 ……真奇怪啊。



 

 

>>> 

 

何謂原諒?卻是連怨恨都不曾有過。

 

彼此本就不設提防。



 

 

>>> 

 

他闖入那片黑暗森林,像一隻受傷的野獸,號啕不止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然而這樣的時刻,卻有他溫柔入眠。


銀髮的青年站在與自己並肩的位置。目光溫柔。

 

輪廓逐漸涼薄即將沒入虛無。



 然後他回過頭來,輕輕吻他顫抖的嘴唇。



 

 

FIN.

_(:з」∠)_ 這蛋疼的格式啊…

總之就是男神結婚,局長過勞死【才不是!】,由於家族的原因只會留下一個象征意義的牌位,而男神他悄悄地為局長買下了一塊空白墓碑…這樣吧。原先都是逃避和否認態度的兩人在經歷死亡的別離之後才終於承認了愛情,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啊。很多具體的細節沒能寫完整,但我是真的沒有精力和信心去寫好這個短篇了,暫且坑著吧(。

 

>>>發條心臟。

 

人偶梗,薔薇少女第三季完結后一時腦洞大開的產物,結果也只是有個基本的架構而已,具體劇情的大綱也還沒有細化下去…買了個小箱子想給它配圖的居然太小(´°̥̥̥̥̥̥̥̥ω°̥̥̥̥̥̥̥̥`)(´°̥̥̥̥̥̥̥̥ω°̥̥̥̥̥̥̥̥` )…無論怎樣我還是很想寫甜甜的撒糖段子的口牙!

 

 

>>>

“…不可以喲,大和。”久世響希淺淺地搖了搖頭,回望了對方,又露出一個笑容。“人偶是不需要思考的,也不被允許擁有感情。我不過是個被短暫喚醒的空殼而已。而且,和你們人類不一樣,我的這裡,”他輕輕把右手貼在胸口,掌心覆蓋上那一片冷淡的死寂。“生長的不是心臟喔。”

 

“——是一個發條。”

 

少年眉目倦怠,卻依然朝他微微笑著。

 

“你能想象嗎?一個冰冷的金屬發條,永遠霸佔著人類本該溫暖柔軟的胸腔。可它卻是我的命。”

 

“只要你為我上好發條,從此以後,我為你笑為你哭,為你思考,為你悲傷。一切表情折射你的內心。生是為你,死也是為你。”

 

 

黑髮的孩子斂起雙眼。這很殘酷,卻是他早已默認的事實。

 

 

“一直到最後,你厭倦了為止。你將我送回箱中,我再度陷入沉睡,一遍一遍,永遠做重複的冗長的夢。……就像你仍在我身邊。”

 

 

——會厭倦嗎?

——總有一天會的。這便是人類的心,它裝載著人類的全部感情,可不得不承認,從未有過一樣東西能令它永遠待之如昔。

 

 

所以,他已經學會不去過多地期望,有些徒勞的呼喚從一開始就註定得不到回答。

 

 

>>>

一點點東西,我覺得還是解說一下比較好…人偶是沒有思考與感情的,而這裡響希君提到的“思考”和“感情”實際上是虛假的,這種幻象由為人偶們擰上發條的人類賜予。這也是發條心臟的含義了。……為毛都是致郁路線啊勞資不服?!

 

 

 

等下還有尊禮的…我先看會兒番清醒一下,熬夜實在累啊……


 

评论
热度(6)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