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柊暖[cp和希/零系列/Hibiki生賀](2)

*更正:【一ノ刻】中Alcor的衣服為【黑色】非【鉛色】……鉛色是什麽鬼啊OTL

*
第二刻簡直寫的要吐血還寫不出自己想要的樣子(蹬腿倒地。但是這一章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啊(╯' - ')╯[[←重要的事說兩遍!窩寫了刪删了寫各種修改推敲還是手感不對,但是球大大們不要吝嗇評論啊〒▽〒無評論無動力表示很心塞( ;′⌒`)看在po主各種賣蠢打滾的面子上真的不來一發評論嗎⊙ω⊙
其實本章的最主要重點就是:局長他他他他他已經被響希君看光辣看光辣看光辣辣辣辣辣!!!!!!!!!(住口!
[[咳。說起來如果星星是異人相貌…其實我們的局長SAMA也是(ry。在那個時代簡直是不能更異端的異端惹…局長本來就長這樣我沒辦法!(怒摔!如果是亞衣梨的話還好,有一部份的蘭人血統呢→_→[[亞衣梨又沒出場你讓讓個毛線
幕末真是一個令po主深刻認識到自己拙計智商的時代啊[[。特麼啊我為什麼會選擇這個背景啊?!T^T
順便兩個月擼半章的我真是太高產了(*′▽`* )快來誇我阿魯!!!
From:馬上就要被趕回去和數學競賽進行友♂好交流的po主(′?ω?`)

 

 

深藍:……本體君又調皮了。請不要介意。

 

 


【二ノ刻】身を寄せる

 

 

 


峰津院大和像是跌入了回憶里,冗長冗長的一個夢境。而他僅僅是淡漠地站在原地,心中偶爾疑惑著,為何有些刻意忘卻的東西,此刻仍然能夠清晰拼接一一閃現,像是時間同他頑笑,隨手添上的幾筆無聊談資。

儘管記憶並不繁瑣甚至可以說是簡潔,峰津院大和還是本能地感覺厭煩。他向來不喜歡沉溺于過去,即使在夢中也同樣如此。他更願意知道的是關於未來的事情——他所要,并且正在一點一點去掌控的未來。

這麼想著的時候,回憶也就適時地戛然而止了。所有的陳舊場景扭曲成幾股光帶自發收緊,緊接著開始凝聚成一個白衣少年的模樣。

他們被丟在了純粹的黑暗之中。


凝視著那身白色和服,他忽然覺得自己不是第一次見到那個少年。

海藍色雙眸、微卷的黑髮,溫潤的臉部輪廓也是,明明是完全不同的面容;可他轉過身來目光對接的一霎那,藍眸變成紫瞳,黑髮沾染如雪銀白,與自己相似的面孔一閃而過又迅速遠去。

他在少年的眼睛裏看到了似曾相識的神情。

——你是誰?
他問他。

眼前的人在黑暗裏沒有回答,唇角上揚,是在微笑;下一秒他裸露的臉頰和頸部忽然浮現出大片的刺青,青紫色繁複紋路如花朵般層層蔓延盛放,蜿蜒回轉,末端勾勒出曲綫旖旎交纏;它們比血管更要密集,它們捆綁心臟密不透風,它們佔據少年每一寸肌膚的每一個角落,它們施予宿主生之寂寥與死之苦痛。


——我看得見喔。映射過往之「影」。 


如同馬上就要被詭譎色彩所淹沒的、那雙透徹但溫柔的湛藍眼睛,就這樣平靜地看著銀髮少年,視線一直不曾移開;然而少年的左側鎖骨之下、心口上方卻並未遭受刺青浸染,一如初始般純淨無瑕。

 


峰津院大和覺得那是時隔兩年後的第二次夢魘。只是當他睜開眼睛,平躺的身體上方是一方窄小的狹間,昏暗的火光搖曳恰好不會刺眼,他很快便意識到自己仍在那間古老的宅院中。

轉過頭去就看到了趴在被褥旁,閉著眼看起來像是熟睡了一樣的少年。峰津院大和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回想起來那個仍然無比清晰的夢境,那種美麗而詭異的場景再一次閃現,與身邊看起來純良無害的少年微妙重合。他明白,是這座古宅的靈力對自己的靈力產生了影響,從而讓他摸清了一些線索,而那也絕不僅僅是個夢;但他卻怎麼也猜不到它想告訴自己什麽。

選擇暫且不去理會這個問題,他稍稍用手支著上半身坐起來,發現自己沒穿上衣——腹部的傷口已經被人仔細地包紮過了,身體的狀態比先前好了許多。

——啊啊,看起來像是被救了一命呢。

這時少年似乎是注意到了這邊的響動,抬起頭(不過並沒有睜開眼睛)像是夢囈一樣漫不經心地問道:“誒——你醒了啊。”

話音剛落他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揉揉眼睛坐起來,左手托腮一副沒睡醒的困倦模樣:“明明昨天受了那麼重的傷而且還發燒了,恢復的速度可是令人驚訝的迅速啊。”

“承蒙關照。”

“啊啊,沒關係,倒是你這個時候跑進來確實嚇我一跳…”少年睜開眼睛想了想,又說:“你不是這附近的人,對吧?”

峰津院大和不置可否,而是問了個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為什麼救我?”

少年不得其解地看著那張與自己同樣年輕,卻多了幾分冷漠與沉穩的面容,神情顯得有些困擾:“…昨天,你大概問過了?我也回答了吧?”

“我是問你那句話的意思。”

“…那個不是重點啦。”少年就像是有意要避開這個話題,“呐你看,你受了刀傷又誤入山裡,想必是被追殺,在雪停之前外面應該會很危險的吧。最近的村子需要走好幾天才能到,鑒於你的身體情況,暫且住在這裡如何?靈力痕跡我來解決,順便養傷什麼的,說不定最後我還可以為你做一點事——啊,那個等春天再說吧,如果到時候你還在這裡的話。”他的語氣重新輕快起來。

峰津院大和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少年的思維節奏。但是對方既然希望隱瞞,他也就不好繼續深究下去。

“沒必要這樣幫我。”他乾脆地說。“我與你素不相識,現在的情形你也應當瞭解,留我在此只會給你自己添麻煩。” 

“…誒?我說過了沒關係的啦…我可是為你著想啊。”少年歎了口氣一臉無奈。“如果你硬要走的話我也沒辦法…至少讓我把傷員安全送出去好了。不然我一個晚上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啊。”

“不,”峰津院大和回答道,“我改主意了。”他在少年疑惑的目光裏補充說:“先在這裡待上一陣也無妨,只要你樂意。因為這對我來說也是更好的選擇。”

這麼一來一往讓少年有些愣神,不過反應過來之後他立刻就高興起來。“那樣的話真是太好了。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禮貌起見,我叫久世響希。請多指教。”眯起雙眼露出了孩子般乾淨的微笑。

“…大和。”久世…么。知曉了對方姓氏之後,峰津院大和並不打算透露自己的全名。不過久世響希也並沒有表示出要追問的意思,這讓他稍稍放下了心。

“大和…先生?大和君?還是…”久世響希認真地思考著該用什麼樣的敬語。

“大和就好。”峰津院大和回答說,“習慣了。”

久世響希一愣,隨即朝他友好地微笑起來:“好啊。作為交換,大和也叫我響希就可以了。”

TBC.

评论(1)
热度(16)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