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柊暖[cp和希/零系列/Hibiki生賀](1)

你們好,這裡是來自久世分家的巫女久世深藍,跟隨雨月前輩和晚月前輩的腳步而來。

我將要講述的,是一個與刺魂之儀有關的故事。

以及,久世響希大人,生日快樂。

 

*CP和希。

*微量OOC注意。

*難得HE。

*中短篇不定。

*科學君已死。

*設定/背景來源於[零~刺青の聲~]。

*因為是同人所以設定會有較多更改。

*八阿哥飛過。

以上。原作黨若要打臉請私戳。

 

#本體來歡樂吐個槽#

響希君和局長的生日本來就近所以就當作兩人生賀好惹ww【你滾

而且估計會寫很久【萎





【零ノ刻】

 

鮮血描繪之柊沒有溫度,浸透著死與冰冷之痛;

而為你所刻之影卻如此溫暖,它正吻合我的心臟跳動。

 

 

 

【一ノ刻】招かれさる客

 

這本該是入春前一個再尋常不過的雪夜,直到黑衣染血的少年浪人出現突兀地打破這一片死寂——除了古宅裏細微的躁動之外,後半夜密密的雪粒,也紛紛揚揚地下得緊了。

 

 

峰津院大和是以一種有幾分狼狽的姿態來到這片山中的,一大一小兩把太刀雖然完好,然而曾經整理得一絲不苟的黑色和服已經殘破不堪,腹部深而寬的刀傷仍然滲出暗紅鮮血,順著和服的紋路蜿蜒向下,在他身後留下一小串零星血蹟。

 

這有些不妙,還好大雪頃刻就可以把痕跡掩埋。他一邊在雪地裏頂著冬風艱難行進,一邊暗自慶倖這寒冷麻木了傷口的痛覺,並且足以使他時刻保持清醒。

 

 


這絕對是糟糕的一天,對峰津院大和來說。

 

刺殺計劃是完美無缺的,他很確信這一點;他所領導的年輕浪人們也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行京路上的幕府大人物還未來得及發出哀鳴便被乾淨俐落地斬殺於侍衛的血泊之中。由於隊友的庇佑,峰津院大和那時並未受傷,然而準備撤退時事件的發展卻稍微出乎了他的意料。

 

幽靈般突然出現的白髮少年一襲黑色武士服,轉眼間便斬落了他身邊剩餘的隊友。爾後,長刀緩緩平舉,刀尖直指自己;一副異人相貌的對方即使唇邊染血,仍然笑容乾淨仿佛無辜。

 

“……Alcor。”沉吟半秒,他反手拔出剛入鞘不久的太刀,低聲念了對方的名字。

 

——或許曾經是朋友,但如今已無法判斷對錯與否。

 

“我會看著的。”峰津院大和對著他的故友,這樣微微笑了。

 

 


font眼瞼旁不屬於自己的鮮血已經凝結,落了些細雪的睫毛下目光仍然冷漠而警覺。即使是風雪彌漫無法好好看清四周的天氣,也需要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況且他並不認為自己在重傷的情況下能夠甩掉那些裝備精良的幕府追兵——若再無藏身之所,被緝拿不過是時間問題。

 

這麼想著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幾棵深色的樹木輪廓。再往前看去,一座不怎麼清晰的古代日式宅院正隱匿於暗夜之中。他抬起頭打量不怎麼高大的圍牆,深淺裂痕縱橫交錯,如同廢棄一般的模樣;如果這是無人老宅,進去暫且躲避也無妨。

 

他攀上牆外一棵落滿細雪的樹,半蹲在枝杈上向其中窺探,不期然發現那些雪粒在落到老宅的上空之前,呈現著一種詭異的扭曲感。錯雜的線條似乎構成了一個模糊而完整的半球形狀,籠罩在建築之外。而整座院落內,緊貼著圍牆生長了一排看起來像是深黑色的不知名樹木,枝條蜷曲交纏,美麗卻充滿無法言喻的怪異感。

 

[這是什麼鬼?]他想。

然而現在已經別無選擇。

 

俐落地翻過牆頭的同時,他覺得自己穿過了什麼無形的東西,身體不可察覺地扭曲了那麼一瞬間,但並沒有受到什麼阻礙。他像鬼魅一般落在腳下的雪地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沒有人麼?]蹲在原地靜靜觀察了一會兒屋內的情況,暫時沒有發現火燭的光芒。他站起身來,跨上通往中庭的臺階,細微的熱度和純粹的死寂立刻像蒼耳一般黏了上來。略顯渾濁的空氣裏夾雜著淡淡的潮濕黴味,但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妨礙。他沒有打開臺階正對的那扇門,而是選擇去往走廊的左側,通向一片幽深黑暗的玄關。

 

轉過一個拐角,他看見了更長的一段通道;而令他不可思議的是,長廊的兩側牆壁上,每隔一段距離都插著一支繪著深藍紋樣的蠟燭,火光也是奇異而朦朧的淺藍,僅僅能勉強照亮路的程度。光從感覺上看可能是長明燈一類的東西,或者從比較不妙的角度來講——

 

這裡還有人。

 

這個念頭在腦海中一閃而過,下一個瞬間他身後掠過輕微的風聲,峰津院大和幾乎是本能地側翻躲過那道徑直狠劈下來的類似於神杖一類的棍子。對方在一擊落空之後毫不猶豫地繼續舉起神杖橫掃向峰津院大和躲避的方向,但後者也絲毫不給那人以命中的機會,他轉身就是一記大力的肘擊,打得近在咫尺的對手忍不住彎下了腰去捂著腹部悶哼。時間很短,但也足夠了,峰津院大和奪下他的神杖,以極快的速度將他打昏在地。那是個身著祭服,神官模樣的人。他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長廊中又出現了幾個神官的身影,他丟下地上的人回頭向外面跑去,即使體術上有贏過那群人的自信,但寡不敵眾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糟透了,這讓他有些惱火。少有的判斷失誤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但問題是他明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他——

 

什麼東西忽然電光石火般連接了起來。

 

——靈力屏障!

 

這麼一來就說得通了。打扮怪異的神官,破舊的傳統宅院,以及翻牆而入時身體的扭曲感。

 

這分明是一座流傳著古老祭奠儀式以及神秘咒術的祭壇。

 

……再也不會有比這更糟糕的情況了!雖然覺得在劫難逃,峰津院大和還是冷靜地分析起了當下的局勢,然而令他不快的是,似乎不論去留,下場都是死路一條。

 

轉眼間他沖回了中庭,他看見對面的玄關以及院牆周圍不知何時已經站著好幾名神官,正迅速向他包抄而來。眼下情況不容他多想,他回過頭抽出肋差,隨著寒光閃過,乾淨俐落地斷了正門的銅鎖。收刀入鞘,他在身後神官們驚懼的目光中闖進了那一片濃稠的黑暗之中,壓低身形,尋找可能的藏身之所。

 

最開始什麼都無法看見,多少限制了他的行動速度,只不過很快眼前就豁然出現了開闊的空間,點著尋常的火燭,一排排無聲的房間,身後神官們的腳步聲還追不上他。峰津院大和仔細注意著不要踩響老舊的木質地板,一邊向屋子的更深處奔去;只要暫時有個地方可以躲避,等那些人的目光聚集到別處,他就有把握可以逃走。

 

長時間沒有使用靈力果然感知度都下降了,他想。腹部的傷口因為打鬥和奔跑又稍微撕裂了些,他咬牙抵禦著愈發強烈的疼痛感。

 

快要到盡頭了麼?面前出現了一個拐角,這時他已經有些體力不支。他懷抱著希望拐了個彎,卻赫然發現最深處的那扇門前站著一個身穿白色和服的人。峰津院大和吃了一驚,本能地想要停下腳步,卻被那個人拽住手臂一把拉進了房間裏。

 

“……你?!”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把手放在了肋差的刀柄上。

 

“噓。”對方用食指在唇邊比劃了兩下說,一邊迅速伸手過來,按住了他想要拔刀的那隻手。借著房間裏油燈微弱的火光,他看見面前是一個黑色捲髮、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年。

 

“現在不是納柊時期,你跑進來做什麼?”少年湛藍色的雙眼帶著責備的意味,略有些不滿地盯著峰津院大和。

 

意識到少年似乎並不想加害自己,又或者是失血過多而導致的疲倦,他沒太聽清少年的話:“……什麼?”

 

“……”有著溫潤臉型的少年眼神複雜地看著他,爾後歎了一口氣說:“算了,你待在這裡不要動,我會去支開他們的。”他讓峰津院大和靠在門邊的牆壁上,自己則打開門走出去,末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回頭叮囑道:“順便,把你的靈力好好隱藏一下——太明顯了,我可是很早就感受到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白衣少年輕輕地把門掩上,門外此時傳來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還好聽起來不過是一個人的樣子。被困意席捲的大腦有些昏昏沉沉,他沒興趣聽門外人說了些什麼,只有最後一句像是神官說的“禦子大人,請務必小心”恰好傳進了他的耳朵。

 

“禦子……?”他低聲嘀咕了一句。眼前的光被遮住,他抬頭就看見少年小心地蹲在了自己面前。

 

“你受傷了。”

 

……他只是困。

 

他聽見自己這麼問道:

“為什麼……救我?”

 

模模糊糊覺得少年像是無奈又有點複雜地笑了,沉默半晌如同在尋找措辭開口。燈火映照的輪廓終於漸漸地暗了,意識墜入黑暗的前一秒,他終於聽到少年這樣回答:

 

“……我看得見喔。”

 

 


【一ノ刻】完

 

 

*關於很多背景後面會慢慢闡述的。

*本体:后面写的比较急很潦草……我以后慢慢改OTL。

 


评论
热度(19)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