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冬巡组 FLOWER DANCE

*冬巡组文画接龙活动

*现代职工paro,有原作融梗

*这一棒画手老师: @北野黔一 

*下一棒写手老师:簌暮(等问到id就补艾特!)

 

还债还到飞起,我能跑路吗(住口)

 

 

 

 

 

 

法斯沿着长长的白石阶梯一路快乐地奔跑下来,却在跑近站在下头背对着她等候的安特库时踩着漉湿的水坑滑了一跤,一时失了平衡直扑到青年瘦削的脊背上去。安特库的身量连在法斯看来都偏于细弱了,只一撑轻薄的骨架,覆了丝茧样的肌肤与衣物;可他又确实坚稳而可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曾变过:因此迎受法斯这猝不及防的一撞时,他只是稍稍向前趔趄了一步,旋即便能转过身来扶住她的手臂助她站稳。

 

安特库捉着法斯的小臂,道:“太冒失了。”他放开手。前辈永远会把责备放在关心之前,法斯腹诽道,却又不由得生出点儿捕捉到他心思一角的小得意来。果不其然,安特库接着说:“刚下过雨,路上总还有些滑,自己要记得小心一些。”

 

于是法斯摸了摸自个儿险些给撞瘪了的鼻尖,一抬头又快活地微笑起来,看上去并没有多少对自己小小过失的悔意:“知道啦,前辈!”

 

而安特库叹口气,觉得自己早该习以为常,但总不能撒手不管。他大概并不知晓这也算纵容的一种:相较于其他年轻的下属,他纵容法斯总会多上那么一点儿,直教那抹薄荷绿一路破开冰雪,凭着股懵懂的力量寻到“真正的自己”面前来。——因为法斯法菲莱特是特别的那一个。

 

 

法斯法菲莱特凭什么是特别的那一个?他见着法斯在初春祭熙熙攘攘的人潮里自如地穿梭,觉得自己早些时候应该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虽然是第一次来参加这个小节日,却比总爱待在原处的安特库要游刃有余得多;而事实上安特库上一次来这里也是在久远的过去了。安特库还记得法斯刚刚抵达此处时翠绿眼眸里一闪而过的雀跃光芒,一扫路途中因静谧而催生的小小羞赧,她看起来信心满满:“前辈,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知道所有好玩的地方!”她解释说自己从小就爱往这样的庆典跑,对一切有趣的布置都了然于心,比如春日的美食总要摆在花枝装点的入口,走过拐角就能看见亮闪闪的饰品摊,而吹奏竹笛的少年旁边她总能遇上一位卖花姑娘。

 

“看,我说得没错吧!”法斯把一小束淡蓝的花朵塞给安特库,语调里一点儿掩藏不住的小得意。那卖花儿的姑娘祝他们玩得开心,安特库向她点头致谢,直到和法斯走出一段路去才想起忘了问花的名字。不过那不重要,安特库想,是的,他只需要知道那很漂亮。被最后一场雪濯净的初春晴空便是这种颜色,他在它的花冠上看见温暖驱走严寒;而那之下,青翠欲滴的叶子,他于是想起法斯的眼:生命、生命,平凡中涌动着不凡的生机。此时此刻,它熨帖地亲吻了他的掌心。

 

初春祭的会场依然人潮涌动,那些封存在久远记忆之中的喧闹笑语、鸟儿啁啾,或是破冰时从季节交接的裂纹中轻柔渗露的明快色彩,一直到草叶上抖落了几颗露珠、花蕊里蝴蝶微不可闻地扇动了一下翅膀——再一次如此清晰地在他眼前徐徐展开。安特库琪赛特从未否认过自己喜欢春天,但走进那以窗棂为框的画儿里是很难的;直到他遇见法斯。于是他知道:

 

法斯法菲莱特真正地属于春天。

 

 

春日本身正在自己的身边。正如他爱着这春天,他喜欢……

 

……喜欢?这一瞬他醍醐灌顶:安特库琪赛特,你大概还可以再迟钝一点儿。

 

 

安特库的轨迹笔直地指向目的地,而法斯法菲莱特——安特库偶尔看见她碧绿的头发在人潮中一闪而过,随即又如一尾灵活的鱼儿消隐不见。安特库琪赛特会有自己的秘密,他的秘密包藏在冰雪之下,总是不易被彰显出来。但他能从法斯毫不遮掩的剔透的眼里看见相同的情绪,他便猜想以法斯法菲莱特的聪敏,她是能知晓的。他照例站在阶下等候,初春雪粒般微末的凉意还残留在空气里。这回他听见了些什么——从他背后,手忙脚乱的奔跑声,真是十足冒失。他叹了口气,往旁边错开一点儿,在法斯差点跌倒时及时捉住了她的手臂。

 

“太冒失了,”安特库说,“我应该提醒过你的。”

 

“……意外,是意外!”法斯嘿嘿笑道。好吧,第一百一十一次意外。安特库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伸过手去,替她整了整歪掉的米黄色围巾。他说:“走吧,明年还可以一起来。”

 

法斯用力点点头,安特库转身的当儿,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法斯法菲莱特正想着安特库柔和的浅蓝色眼睛——那冰层下温和涌流的什么东西,水中渺茫的回音轻轻呼唤了自己的名字。她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勇敢,在即将错过的刹那、赶在畏缩与更多的自我怀疑之前,紧紧地抓住了安特库的手。

 

……糟了,法斯混乱地想,果然还是太失礼了……

 

然而安特库只是微微偏过头看了看她,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异。然后他笑了,手指轻轻舒展开来,回握住法斯的。

 

法斯法菲莱特在这一瞬间想起她颠簸时摔碎的瓷杯,尽管不是她有意要丢掉那杯咖啡,但她因此能双手抱住安特库琪赛特了。也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总要把什么东西丢在身后,可总也有东西需要她自己去抓紧;她必须抓紧。

 

于是法斯法菲莱特也笑了,她把脸埋在围巾里,含糊不清地咕哝道:“前辈,你听说过吗?有些神变成凡人之后,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拖了几天真的不好意思!(跪

用了许许多多的小暗喻,不知道观众老爷能不能get呢(??

 

最后一句还是解释一下,在我的理解里原作安特库是一个被“神化”的角色,毁灭神的一瞬间成就了悲剧;然后在这个世界线安特库和法斯作为普通人应该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吧www听说不同世界线也是有互相感知的可能的!!(努力圆


评论(3)
热度(51)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