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佛系青年的玄学技巧

我爆哭了!!!!!!!!!我爱花花小哦点击逛了洗牌是凯迪拉克锡克教人类从姐姐成交金额就觉得就得嫁鸡随鸡安抚你fnnnskwjndkkekkwks

江城少女姜橙子眼睛里有诡异的光:

给鹤归归老师 @嚼嚼兔 的生贺,终于踩着DDL完成了,快夸我真棒


警告:我流相声,在OOC的大海里白鹤亮翅








凹凸大学辩论队俗称随缘队,一整个队的全国全省最佳辩手,胜率居然是五五开的高校垫底,被嘲笑成胜负看脸,不可不说是另一种奇迹。


 


该队不仅胜率随缘,辩论方法也是极其随缘。嘉德罗斯要是瞧不上对面辩手,全场只一个哼字就再无下文,要是瞧得上那就更糟糕,能拉着那人讲单口相声讲到场馆关门;格瑞倒是很认真,逻辑严谨思维缜密,发言直指要害,就是过于言简意赅,对方被他说到哑口无言,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瞪到计时结束,一场比赛活活看睡了两个评委。


 


要是就这两位也就算了,偏生主力队员剩下的这两最不靠谱。雷狮,擅长气势压迫和诡辩;安迷修,知识渊博思维敏捷。一旦两人呆在一个场上,立刻队友变对手,不管对面怎么样,两个人首先枪口调转一致向内,以双脚互绊自毁立场的壮士断腕精神赢得对手的阵阵掌声。


 


二辩!二辩!丹尼尔学长摔书了!谁叫你反驳我方一辩了!


 


一辩忍住!场上不能肢体交流!


 


场下观众:MMP。


 


自从队内老实靠谱的银爵同学到国外交换之后,随缘队的缘像是放弃挣扎一样江河日下,胜率从五五变四六,输六赢四。眼看B市高校巡回赛即将开始,整个辩论队都洋溢着和谐的佛系气息,队员们集训时间就打打游戏喝喝茶,潇洒快活。


 


什么?辩题?随便吧。


 


抽签?立论?都可以。


 


横批:命由天定。


 


谁知道安迷修会不会突然开始和雷狮抬杠演小品?谁知道嘉德罗斯会不会和格瑞激/情演绎没头脑和不高兴?谁知道本次比赛会不会变成凹凸大学春节联欢晚会预演?


 


今夜,我们都是佛系青年。


 


 


 


雷狮始终认为自己是一神带三坑。就好比出了野刀发现上单嘉德罗斯吃了所有野怪,上兵线发现中单裸装格瑞在龙坑一挑四,好不容易偷家偷到对面水晶辅助安迷修按了投降,最气的是所有人还都他妈同意了。


 


游戏体验极差。


 


坚韧不屈的雷狮同志要让苍天知道他不认输,然后发现这个队伍配置连苍天要他赢都无从赢起。怎样,是要对面的一辩失踪二辩坐牢吗?


 


他认真思索了这方案的可行性,得出的结论是,他去给安迷修开个瓢然后自己坐牢比较能使人身心愉悦。从小到大二十年未曾一败,如今满受挫折的雷大爷不顾第二天的开场赛,溜去夜市痛饮三百杯,喝高了还一通电话打到安迷修那,痛斥他脑筋死板不懂变通,慷慨激昂惊呆了一众撸串群众。老父亲安迷修操碎了一颗心,在西门苦苦搜索半个小时,最终在酒桌上找到雷狮——还真是酒桌上,开演唱会呢,顺便还帮他结了账。


 


第二天,身穿安迷修的老头汗衫,躺在安迷修的小马床单上醒来的雷狮痛悔万分。


 


安迷修不在。估计是晨练去了,活的和老干部似的。雷狮看了一眼时间,慢悠悠爬起来洗漱,在走廊迎面碰上身穿同款老头汗衫的安迷修。他脸上挂着大号熊猫眼,比起平时神采奕奕的样子差了不知道哪去。


 


雷狮有种不妙的预感,“你昨天干什么了?”


 


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安迷修立刻愤懑又幽怨地开始指责雷狮的非人行径。


 


“雷狮,我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种癖好。”他痛心疾首,“你知道你昨天干了什么吗?你抱着我的头发撸了一夜!整整一夜!”


 


幸好发生的不是什么会出现在贴吧求助或者法制频道的内容。雷狮松了一口气,同时深感自己人设崩塌,反唇相讥道:“得了吧,我没打爆你的头,你可就偷着乐去吧!”


 


一阵微风吹过,安迷修头顶跳动的呆毛更加鲜活了,仿佛在对雷狮残暴的无毛性行为进行无声的控诉。


 


第一场比赛开始,观众裁判就坐完毕,对方辩友席上仍旧空白一片,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带队的丹尼尔去找主办方,半晌后带着蒙娜丽莎的神秘微笑召唤他们四个。


 


“告诉你们一个,咳,坏消息。”他清了清嗓子,“对面来不了了。他们一辩失踪,二辩被找去做笔录,人凑不齐。”


 


哇,这可真是个坏消息。雷狮转着笔,心想这词怎么有点耳熟。


 


还没等他细想,丹尼尔松了一口气一样,继续说:“不过好消息是,我们轮空,这一场就算赢了。”


 


雷狮的笔啪嗒一下掉出一米远。


 


我昨天说什么来着?说什么来着?


 


一向对封建迷信怪力乱神敬而远之的雷狮突然感受到了一丝玄学的压力。这玄学从什么地方来?难不成他昨天干了什么特殊的事?


 


他想到了安迷修的那根呆毛,突然说了句我靠,寂静空旷的场地里回荡着他腾飞的语气词。


 


 


 


安迷修该不会是锦鲤化身吧?


 


雷狮同学陷入了极其没有科学依据的哲学思考。为了验证锦鲤假说,富有探索求知精神的雷狮对安迷修进行了不自觉的全天候观察,发现这家伙的运气还真的是出奇的好。食堂二楼六块五的红豆包到他刚好卖完最后一个,楼上砸下来的花盆刚好从他旁边擦过去,就连处理班级事务不小心上课迟到都恰巧撞上老师睡过头。


 


这就很神奇了。到了巡回赛第二场,雷狮特地冒着被追十里地的风险跑去撸了一把安迷修的呆毛。到了比赛现场,发现对面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全体腹泻,第二场又不战而胜。


 


观众都沸腾了。这他妈看的不是辩论,是玄学!


 


还叫什么随缘队啊,叫瞪谁谁死队吧!


 


是夜,不知道为什么要庆祝的庆功宴上,嘉德罗斯不满地抱怨对手太弱,格瑞对第三场的对手和辩题做冷静细致的分析,而雷狮看着安迷修伫立的呆毛,久久不能平静。


 


那撮放荡不羁,迎风飘荡的棕毛,简直是堪称因果律核武器的存在啊!


 


他鬼使神差地准备再去撸一把,刚刚伸手过去,安迷修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来,雷狮一下没刹住,手心正盖在他额头上,蒙住一半翡翠色的眼睛。那点睫毛刮得雷狮颇不自在,赶紧手下一使劲,把安迷修摁了个仰翻。


 


“我……雷狮我x!”


 


安迷修扭了脖子,一声惊叫。雷狮像是被发现了某种秘密,心浮意乱,对着他的呆毛就是一招拔萝卜,险些要了安迷修的老命。他捂着脑袋叫,“雷狮你什么毛病?这么大人了还扯人家的头发,不就和小学男生揪小姑娘的马尾辫一样……”


 


等等,根据各种青春小说的常用套路,揪头发是什么意思来着?


 


“幼稚……。”


 


第三场比赛,对方辩友,惨遇百年一见特大暴雨,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瞪谁谁死队迎来三杀,直接晋级决赛,成为一代传奇。据说还有专门打印几人照片供在宿舍的,驱灾祈福算卦诅咒一气呵成,省时省力,真是信息化时代的好信仰。


 


 


 


第二年招了不少新生。雷狮出于不要让小孩子玩高危武器的心理,特地把几个新手拉到一边,千叮咛万嘱咐。


 


“你们安迷修学长,对,发型最难看的那个,特别玄学。知道我们瞪谁谁死队的名号怎么来的吗?就是他。你们都给我离他远一点。”


 


等雷狮走远了,安迷修又悄悄摸过来。


 


“学弟学妹们,我们队里其他的人都不坏,就是穿童装那个,不要招惹他。但凡和他沾边的,都没什么好事,听说过当时暴死的几支辩论队没?”


 


学弟:……你们gay现在都是这么秀恩爱的吗?


 


丹尼尔看这随缘队上梁不正下梁歪,佛系作风不能遗传给下一代,勒令每周一场队内训练赛,勤学苦练不许耍赖。第一周就是劲爆配置,安迷修和雷狮各带一队。出辩题的学妹平时古灵精怪的,雷狮瞧她拼命使眼色的样子,暗叫不妙,打开辩题一看,相杀究竟是不是相爱的表现。


 


正方:是,雷狮。


 


反方:否,安迷修。


 


……草,还真当雷狮不上学校论坛,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炒着CP呢?


 


安迷修倒是似乎真的不上论坛,略加思考之后就开始查资料。雷狮习惯打腹稿的自由主义作风,随便吩咐新来的几个分工一下,再检查演练了一遍就完了。安迷修实力是强,不过毕竟是以锻炼新人为主的小比赛,他和雷狮都不会过度参与,两人的攀比求胜欲还没强到这个地步。


 


夜里雷狮检查完第二天的稿子,打了个哈欠,收拾收拾准备上床。躺着翻了一遭,不知怎么地又想起安迷修那根玄学呆毛。他记得手机里好像还有一张不小心拍到的安迷修的照片,从图库底层把那张陈年老照挖出来。


 


那是安迷修和他刚刚进辩论队的时候。两个人都比现在嫩一点,但总体没太大的变化,好比安迷修那根直追航空火箭而去的直耸呆毛。雷狮有点恶趣味地想,要是他现在撸一把安迷修的呆毛,明天是流星雨落在地球上还是火灾燎原。


 


他动手了。半夜安迷修出来上厕所,被雷狮房间里的光吸引了注意,扒着门缝一看,雷狮盯着糟乱的黑发,对着手机露出邪恶的笑容。手机屏幕上是个熟悉的人,他自己。


 


我靠。


 


直了二十多年的老安突然在不该开窍的地方开了窍。


 


他暗恋我。


 


于是在第二天的比赛场上,面对着一口一个“相爱就要相杀”的雷狮,安迷修罕见的和见了姑娘的处男一样结巴了一路,说话都怕说重了,仿佛下一秒就能骂雷狮一句“臭居居”。


 


我靠,安迷修今天没和他互怼,比流星撞地球可稀奇多了。


 


雷狮赢得莫名其妙,暗想,安迷修这个挺厉害,我玄学起来连我自己都杀。


 


 


 


“雷狮学长,我问你啊。”


 


集训结束后,金突然把他拉到一边,“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啊。”


 


雷半仙掐指一算,下周好像是自己的生日,又掐指一算,总不可能是这小子自己来问的。


 


“安迷修让你来的?”他问。


 


金信誓旦旦:“不是!绝对不是安迷修学长!”


 


得了,金是个不会说谎的,看那乱溜的小眼神,八成就是了。雷狮觉得好笑,“那行,你问这个干什么?”


 


“啊,也就随便问问,没事!”金赶紧摆手。


 


“哦,最近突然想养鸡。”雷狮开始信口胡诌,“就鸡……吧。”


 


果不其然,到了他生日当天,只有一个安迷修,捧着礼物盒敲他的门。里面是一只尖叫鸡。卡米尔他们知道雷狮的生日,也是知道他一贯不喜欢过生日的。


 


安迷修说:“这个叫小鸡老师。活鸡不好买,最近禽流感,你拿它凑合凑合。”


 


雷狮靠在门框上笑得直不起腰,“安迷修你什么毛病啊?”


 


安迷修整理好衣领,一本正经地说:“雷狮,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超越同学和队友情谊的想法。”


 


“……???”


 


“但是我必须承认,我喜欢的是女生。”安迷修完全没在乎雷狮的反应,自顾自地说道,“所以你对在下的感情,我不能回应。希望你收下这只鸡以后,能和我好好相处,虽然做不了伴侣,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


 


“鸡留下,你走。”


 


被莫名其妙塞了一嘴朋友卡的雷狮不乐意了,铛的把门摔在了安迷修的脸上。尖叫鸡通体金黄,色泽鲜亮,头顶的鸡冠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的,和安迷修的呆毛形状极其类似,如一胞生。这是鸡中的上品,鸡中的仙鹤,雷狮一捏它圆滚滚的饱满肚皮,它立刻开始土拨鼠一样的惨叫。


 


“生日快乐——啊!”


 


还能唱花式男高音的。


 


他拿着这只安迷修鸡左看右看,终于忍不住撸了一把呆毛。明天没有比赛,也没有对手,不知道这只鸡能不能像安迷修一样,带给他某种幸运。


 


好像养着一只玄学锦鲤也不是什么坏事。


 


雷狮很自然地想,然后又捏了一把手里酷似安迷修的小黄鸡。






----------------------------------------




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jpg




根据我们学校学姐的玄学实例改编的。据说每次学姐第二天要辩论赛,都会撸撸她家小基友(什么)




吧唧鹤归归老师!新的一年,新的狼人杀,新的嚼嚼兔!




液。







评论(2)
热度(61)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