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安特库琪塞特之前是一整个冬天,现在他成了月球上那永远背对着法斯法菲莱特的薄薄一面。

他缺乏痛觉的身体真实拥有了第三种强烈而令人怖惧的触感,在那之前,碎裂,以及溶解;而眼下他被支离破碎地再度研磨,他的思想不复往日平和流淌,而是刺耳地嘶叫着相互倾轧。一颗眼球遗落在旁边,孤零零地看着他化作细腻闪烁的晶粉,尔后也无声地坠下去了:用眼球能记得什么?安特库琪塞特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大抵眼球唯有传递影像一途。




(是极昼梦的下篇!题目大概会叫极夜者(?)这一段脑洞记梗,其实是想说宝石们的眼球是用来记住破碎前看到的最后画面啦……然后,安特库看到的是法斯。(是糖!!!))

评论(2)
热度(5)

我永远喜欢女神异闻录!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