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瑞金圣诞活动配文】锁星。(第一棒)

祝各位圣诞快乐!!!!!

先容我吹一波瓶老师和所有参与接画的神仙老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写得不多希望各位脑丝不要嫌弃嘞…!!!






锁星。




他把咽喉锁死了,心却是通透的。


人类最脆弱的地方是脖颈。仅有薄薄一层皮肉覆裹,动脉温热,折断、穿透抑或令其吐露真语,都十足轻而易举。而人类最坚韧的地方是心脏;它包藏所有隐秘的或直白的情感,从不轻易破出任何一注红泉,肋骨要堆砌成牢笼,又给它上了道隔避外物的屏障。因此格瑞将咽喉锁好,紧蔽在衣领里头,从不轻易示人;话也不可多说,秘密是会混着言语的沙掉落的,好在他天生冷淡而又寡言。这是生存之道,他自诞落于世时便已知道;他在漆黑无光的水域跋涉,手掌一握便染了满手的黑,可他不在意,将那团黑打磨打磨,立足求存之道便成为如今他想看见的模样。

可没人知道格瑞的心是通透的;它通透得那样明显,却没人知道。这不奇怪。人们看初识的其他个体,大致都是先从脖颈开始的。一旦那儿被遮掩起来,他们便知道那之下的柔软器官也一样,于是不再探询下去。也没人知道格瑞的秘密,他身上压着厚而沉重的那一部分,余下的一部分却轻薄而透明。那些轻巧易碎的秘密仿若蝴蝶振翅,尔后栖息遮蔽在他一览无余的心口,随着他的每一次心跳轻轻颤动。


时间是平安夜。格瑞和他的发小在深谷中,赶不上了去往圣诞晚宴的驯鹿车。格瑞听着金发少年语调遗憾地惋惜最爱的烤鸡和圣诞礼物,没出声,只是放开握着对方的手来替他松一松系得太紧的围巾。这时金的背后——或者说要更高一点儿的地方——倏地亮了一亮,格瑞停了动作抬头去看,惹得金也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回望过去。


他们在漫天飞雪中看见一线裂痕——的确是裂痕没错。仿佛平安夜橱窗里的暖黄灯芒一样的光从那儿汨汨漫涌出来,像从新年庆典的高脚杯塔边缘溢出的红酒;那清亮又粘稠的实质的光坍落了,于是半空被照出一整棵巨大的树形来:是金心心念念的圣诞树。这场景十足魔幻,金震惊地看着那流光溢彩的树顶自上而下延伸,光彩逐层减淡,到底端就是片朦朦胧胧的影了——他雀跃地跑上前去,又因为格瑞及时的叮嘱而没有靠得太近,最后落脚在周围一片渲开的温柔光里,回身向格瑞欢呼着招手。


格瑞还停在原地没有动,只是从睫毛到眼底都被柔和地照亮了,这时才化去了半分冷硬的模样。他终于抬手向金回应似的挥了挥,那条泼洒光线的裂纹便闪烁了几回,忽然开始抖落了无数晶莹璀璨的星子。金惊喜地转头去看,而身在不远处的格瑞依然静立着,那些耀眼的星星真是灿烂夺目,尽数散落而下,在地面蹦跳几回变成了他的金。



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何锁死咽喉,却对心的通透毫不在乎。因为唯有如此,他才能避免在吞咽星星时被金黄的棱角刺破,而那些光把他的心照得透亮,栖覆其上的蝴蝶被惊扰,翩翩然振动翅翼飞往远方。


格瑞在这仅此二人的平安夜微微露出一个笑来。

正因为他是星星,因此他能彻夜看见太阳。







(稍微解析一下!这里的意思就是大多数人根据言语交往因此被格瑞隔绝在外了,而金就是……能直接触碰到格瑞的心的那个人(???)十分私心叻!然后最后一句字面意思就是星星和太阳其实是一个性质……深层意思就不说太多了请看官自行理解(喂))

评论(5)
热度(102)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