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能耐

[BSD/太中]断象喜剧。

 @温歌煮酒 偷偷摸摸交作业(…)

 

 

###是一坨废话

且在人间番外 断象喜剧 的节选。

…………………………混作业(您这边滚

幼双黑的故事,全捏造(躺倒

会争取写完的么么哒……以及,各位如果有兴趣看看且在人间,就能发现情节照应,可能会有更好的阅读体验(…………是吗)

 

主题:漆黑

 

 

 

 

 

 

 

 

 

-生之喜剧,目之断象。

 

 

 

 

Inferno·地狱。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抛弃一切希望吧,你们这些由此进入的人。*

 

 

 

 

他早该穿过林勃*,越往更深的深处坠落。

 

太宰治就着坐在高楼边缘的姿态,伸手把肩上薄雪拂落下来。他指尖留着几粒雪片,又攒起指来捻了捻,便感到手里只剩下一丝污浊的凉了。于是这摇摇欲坠的瘦弱男孩儿笑了一笑,向着打从黑夜里诞生时起就再无纯粹可言的雪。

 

 

生而有罪的魂灵从孤独的最高最远处俯瞰下去,头顶宇宙洪荒触手可及,脚下却铺开一派璀璨盛景;于是在流丽绚烂的荒芜灾难里,小小的太宰治弯眸敛睫,眼含笑意。他苍白的唇柔和地弯着,冰冷白雾在呼吸间轻柔吐露出来。

 

 

人世漆黑,地狱可是灯火通明哪。

 

 

他开始点数,虽然不知所数何物;一、二。只点到三,他便不再继续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啊、是了。

果然是他。

 

 

 

 

太宰治不回答,沉默却换来了那个平静而疲倦的声音的回应。它没有靠近,只是继续说:

 

回去准备。森先生交代,首次任务,不容有失。

 

 

 

太宰治还是没给出相对的回应;他凝视着脚下,舌底喉间似乎压抑了一点儿欣然的痴迷与期待,那嗓音被寒风击打得单薄缥缈才得以飘飘悠悠落入中原中也的耳中。是极轻微又极清晰的一句:

 

中也,来看地狱呀。

 

 

 

……啊?

 

 

 

中原中也愣怔的当儿,太宰治竟张开双臂向前倾过身去,重心堪堪偏移,就要摔将下去。中原中也给吓了一大跳,急急冲上前一把拽住那少年人骨棱突出的臂肘,紧接着便是心有余悸似的厉声责问:你好好的发什么神经?!

 

太宰治方才平实了他绷带卷裹的手臂,这会儿又被中原中也拽得弯折;也亏得这一道简单而甚至于有些粗鲁的力,他再也不能往下头坠了——连滑落的趋势都被死死扼杀在这一次掌肘碰触间,然而太宰治大概是早有预料了。他要寻死,几分真几分假,可能给中原中也看的并非第一次;可他知道,中原中也这一回不放手,之后也不会放任,无论是第一次还是最后一次。

 

太宰治偶尔会嘲讽中原中也这单纯而至于愚蠢的天真,但他改变了主意。他回过头来,未被雪白布料藏住的左眼望着中原中也,唇角挑着的似笑而非冷淡又尖刻。尔后他摇头,推开中原中也,那半边浸入夜空的双脚便离开虚空,落回实地了。

 

 

 

算啦,他说。那就走吧。

 

 

 

中原中也莫名其妙,但显然已经习惯了太宰治捉摸不透的怪异性子,只哼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太宰治跟在他后头往回走,看细雪把他张扬的红发都染得薄淡一层;他是喜欢走在自己前面的,而很多时候他也做到了。太宰治弯一弯漂亮的眼睫,于是荒芜和繁华都抛在身后,越来越远。

 

 

 

 

——三。他想起自己未尽的点数。

 

他曾注视的雪花有二,不知现下何往。

 

 

它们轻薄而脆弱,仿佛没有重量。从无光的夜空坠向通明的街道,究竟要在虚无之中彷徨飘零多久,才得以融进那片光明织就的盲目海洋*?

 

 

 

 

 

 

 

 

*节选自神曲地狱篇

 

*Limbo,地狱第一层,其间灵魂不必进入地狱亦不得进入天堂,被形容为“悬在半空中”

 

*神曲里的梗……“隐秘”一词在意语中偕同“盲目”,但丁用“盲目的河流”指代地狱河(忘记了不过应该是这个吧(你闭嘴

 

 

总体来说全文都和神曲有关,标题都是化用神曲原名《喜剧》的(……)希望但丁老人家不要起来打我

评论(9)
热度(28)
  1. 温歌煮酒鹤能耐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鲸鹤能耐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时隔一年的更新!!!
  3. 行走花。鹤能耐 转载了此文字

“Let's keep the skies clear together.”


=鹤归/棘青


绑画@虞溪
绑文@Mino Misaki

© 鹤能耐 | Powered by LOFTER